88读书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清朝做盐商 > 第三二二章 骑兵收割机
    李家村的惨案,被僧格林沁牢牢按住,大名府的地方官府甚至从旁协助。

    大家都不愿意这事儿公之于众。

    但是这件事情却被复兴军前出的侦查人员查到了。

    蒙古人做事儿粗糙,部日固德也只是一个粗鄙的武夫。

    虽然第二天离开的时候在何清的再三劝告下将村民的尸体全部掩埋了。

    但是他们没办法将这个村子摸除掉。况且这里不是深山老林人烟罕至,而是人口相对集中的华北平原。

    村民被杀时的惨叫,妇女被凌辱时的尖叫声,蒙古士兵的狂笑,能够传到很远的地方。

    惨案发生之时也不是深夜,甚至还有一些邻村的百姓在田中劳作。

    自然是有人看到了这一幕惨剧,一时之间,周围的几个村子全都逃光了。

    蒙古人屠村的消息在第二天迅速传开。

    董书恒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带着警卫团到了曹州府郓城。

    在董书恒的授意下,复兴军的报纸对这次蒙古骑兵在大名府的行为做了详细的报道。

    “两百年前汉人被屠戮的惨剧再次重演。”报纸上用上了这样的一句话。

    复兴军的治下,读书人纷纷就此写文抨击,一时之间人们对满清的憎恶达到了极点。

    甚至是两百年前清兵南下时的黑账也一一被搬了出来。

    就着这一波的舆论,复兴军后方,在江阴、在嘉定都组织了对当年惨案中死亡的百姓的祭祀活动。

    在两江地区,人们还组织了对前线的声援。士绅百姓纷纷捐款、捐物,支持复兴军早日覆灭清军。

    学院的学生到各处宣讲,妇联组织妇女制作鞋袜送给前线的士兵。

    工厂的工人自愿加班加点生出产物资。尤其是在兵工厂,工人们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两班倒,人歇机器不歇,为前线的将士生产武器弹药。

    大家都觉得这样的满清朝廷一定要早日推翻。

    这些报道甚至通过很多渠道传到了现在的清统区,让满清的威信大跌。

    咸丰帝知道此事也大骂僧格林沁,可是已经晚了。

    ……

    复兴军这边。

    三师在蔡树森的带领下从德州沿着运河北上,途中有运河水师负责掩护以及后勤补给。

    对于蔡树森这一路,董书恒的要求也是稳扎稳打。打下一地就要占领巩固一地。

    所以蔡树森从德州出发以后连下景州、东光、南皮、交河、盐山,直到围攻沧州,却没有急于破城。

    只是派出骑兵团清除沧州城附近的清军据点。

    咸丰帝授命端华为钦差大臣坐镇天津,指挥直隶的防守工作。

    端华命令各城坚守不出。他似乎看出了淮海贼想要将自己手中的主力调到沧州。

    另外一边,董书恒知道了蒙古人屠戮汉人的消息之后火冒三丈。命令七师的张大彪将骑兵团派出去,一定要将这一支蒙古骑兵歼灭。

    为了加快速度解决入境的蒙古骑兵,董书恒将自己的警卫团都派了出去,因为警卫团都是骑马步兵,可以快速机动的。

    在平原地带,能够完全消灭一支骑兵部队的只有骑兵。

    “潘起亮,你们实战的机会不多,你这一仗一定要打好,不然警卫团的脸就要被你丢光了。”

    郓城郊外,董书恒为潘起亮送行,警卫团还没有成编制地参加过什么战斗。

    说实话,董书恒心中有些担心。

    “放心吧,总统,我们一直是您手中最锋利的剑。”潘起亮再也不是那个憨里憨气的大男孩了。

    跟着董书恒这么久,他已经得到了蜕变,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军官。

    经过一个晚上的释放,部日固德发现自己的手下似乎都产生了兑变,他们的眼神更加的凶残,身上的狼性更加的浓重。

    “好好好,屠杀才是蒙古儿郎最好的老师,就该是这个样子。”部日固德在心中想到。

    何清的眼睛如同死鱼眼一般无神,麻木地跟着部日固德的骑兵继续向东前进。

    他们此时才算进入观城,也就是曹州府的地界。

    远远的,部日固德有见到了一个村子。

    不需要他的招呼,手下的骑兵已经呼号着冲了上去。

    他们昨天已经尝过了甜头,就像已经偷过腥的猫一般,如何能够经受的住诱惑?

    不过这次却让他们失望了。

    骑兵们冲进了村子,却扑了个空。

    远处的一个土丘后面燃起了一道狼烟。

    “不好,暴露了。”部日固德心中咯噔一下。

    不过这有如何,僧王本来就是要让自己出来将动静闹得大一些。

    既然村子里没人,那么肯定躲到镇子里了。

    “何清,过来。”部日固德向有些呆愣的何清喊道,昨晚蒙古人的杀戮以及暴行让他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他虽然也不是一个好人,但是还做不到如此的残暴,蒙古骑兵的举动简直有些惨绝人寰。

    “嗯,将军。”何清回过神来。

    “这附近有什么城镇吗?”部日固德问道。

    “大人只要沿着道路走就行。”何清也说不清楚,但是他知道村子里的道路一般都是通到镇上的。

    三千骑兵沿着道路前进,中途又遇到了一个空空如也的村子。远处又冒起了一道烟柱。

    显然有人一直在盯着他们。部日固德派出骑兵过去抓捕报信人,却扑了空。

    不过部日固德并不害怕,这里都是平原,哪怕道路被堵,他们从农田也可以突围。

    继续前进,终于见到了一个集镇。集镇被三米高,近两米厚的土城墙围住。

    山东西部以前是响马和捻匪的活动区域,所以大部分的镇子都是建有围墙的。

    虽然只有三米多高的垒土围墙,但是已经足够挡住骑兵的脚步了。

    部日固德准备尝试进攻一下这个小镇。

    他知道其他地方的汉人估计也都躲在这样的小镇当中。

    既然来了就没有空手离开的道理,这样的镇子中存放的物资,还有女人肯定不是那个小村庄可比的。

    “狼崽子们,前面的镇子里有粮食、有金银珠宝、有女人,想不想要?”部日固德对着手下大声地喊到。

    “想!”底下的骑兵有用蒙语喊出了山呼海啸般的吼声,中间还夹杂着一些怪笑声以及口哨声。

    武志成是仙庄镇守备连连长,他本来隶属于盐城守备团。

    这次他们整个团都被抽调到了山东地区。

    当初换防的时候,这种跟清廷交界的地方是用守备部队换防。其他地方是用民兵换防。

    这次坚壁清野,上边紧急为这离增加了守备力量。

    不然像仙庄这样的镇子是不可能有一个连的守备力量的。

    武志成趴在城头上看着远处的蒙古骑兵,三千多骑看起来可比三千多步兵的阵势要大的多了。

    可是,他的手下只有一百多名弟兄,一挺转管机枪,两门迫击炮,四个掷弹筒。每人十颗手榴弹。

    机枪还是因为这次危机,临时补充给他们的,还好机枪手是跟机枪一起来的,不然他们连队都不会用。

    另外还有镇上临时组织的五百民壮。这些人拿着冷兵器,有的甚至就是挑草的叉子。

    他们可以充当警戒的角色,真正的战力不知如何。不过这些人战意很强。

    李庄被屠的消息已经传开了,这些人为了家人的性命,为了自己的婆姨不受侮辱,是真的愿意拼命的。

    对面的骑兵动了,分出了三分之一从正面围了过来,剩下的分成了两部份,一部份人从左边绕到小镇的侧翼,似乎要去抄后门。

    还有一部份,随着部日固德留在原地未动。

    小镇只有两个门,敌人正常只会选择两个城门进攻。

    敌我悬殊太大,武志成也只能尽力了。正面有是自己带领的八十名士兵。加上重火力。

    后门那儿则只有二十名士兵,但是放了三百的城中青壮在边上,看起来人多一些。

    在两侧的镇墙上还分部着两百名青壮,他们主要是起警戒的作用。

    武志成要给这些蒙古骑兵来个猛的,在第一波打怕他们,让他们知难而退。

    正常的将领是不会愿意为了这样一个小镇伤亡过多的。

    “重机枪准备好,其他人不要急着开枪,等会打的时候重机枪不要节约子弹。”

    唯一的一挺重机枪被放在最高的城门楼子上。这里的墙上有一个洞对准了门外的方向,就是机枪阵地所在。

    武志成知道这个机枪的射程可以达到一千米以外。但是他可没准备在这么远的距离上使用。那样子没法大量消耗敌人的骑兵。

    他可就这么一挺机枪,而且子弹的数量也不多。

    敌人从一千米外打马冲来,进入五百米,武志成可以看到这些蒙古人开始取弓。

    两百米的时候,那些冲锋的骑兵开始搭箭。他们这是准备利用冲锋的马速将弓箭抛射到墙上。

    那样的话即使有女墙的保护也能够杀伤墙上的士兵。

    “打!”武志成不可能给他们射箭的机会。

    当这些骑兵进入两百米的时候,枪声齐鸣。

    守备团手中使用的还是前装的线膛枪,士兵们打完一枪,赶紧换弹。

    但是城门上的机枪却没有停,射击手一边转动曲柄一边左右摆动枪口,让子弹打出一个扇面。

    城下的千骑瞬间倒下了一两百人。一时之间人喊马嘶声不断。

    冲击的骑兵第一反应就是向两边散开。机枪的子弹如同附骨之疽一般跟着其中一波骑兵。

    这时候,步兵也重新装填好子弹,他们瞄准了另一边的骑兵。

    “碰碰砰……”骑兵的目标很大,射马和射人的效果是一样的。

    刚才看到有一波骑兵去了后门,武志成将迫击炮和掷弹筒都调了过去。

    一千多骑兵一个交锋就没了今一半。这些蒙古人已经被打怕了。

    他们纷纷向后退去,重机枪的子弹依然在他们后面追着。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部日固德大声骂道。

    很快,剩下几百骑狼狈不堪地逃了回来。

    部日固德挥舞马鞭抽向一名逃回来的骑兵,差点要将他从马上抽落在地。

    “你们这么多人为什么跑?小镇的守军很多吗?”

    “报告都统,他们的武器很厉害,火枪响个不停,我们根本靠不上去。”

    部日固德离得有些远没有看清小镇的城墙上有多少人。

    他本以为去了两千人拿下一个小镇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这时小镇的后方响起了阵阵爆炸声。

    过了一炷香时间,绕后的骑兵也跑回来了,经过前门的时候,机枪又来了一轮远距离扫射。

    这些骑兵原以为离着城墙几百米没关系,没想到竟然还能被打到。

    逃跑的速度再次加快。

    远远地,部日固德能够看到骑兵被子弹追着打。

    不断有骑兵后背中弹衰落马下。

    部日固德这回知道怕了,是什么火枪打的这么快这么远,简直是骑兵的噩梦。这真不能怪自己的手下。

    派出去两千人,现在回来的人加在一起只有一千出头,也就是几炷香的时间。

    部日固德再傻也知道不能再冲了。

    不过他不知带,复兴军的重机枪子弹已经要用完了,现在他要是再继续冲的话,光靠着那些线膛枪还真的不能阻止他们靠近城墙。

    武志成的想法就是要将他们打怕,让他们知难而退。

    他赌对了,部日固德不敢再冒险。

    他带着手下的两千骑匆匆离开战场。

    狼群在捕猎的时候也会避开难啃的猎物,只要有耐心,总能找到合适的目标。

    离开仙官镇之后,部日固德带着手下继续向西。

    他没有退回大名府,而是准备继续深入山东。如果撕不开猎物的皮,那就干脆钻到猎物的肚子里。

    部日固德猜想,这些人不可能将整个山东都坚壁清野。

    不过部日固德已经没有机会继续前进了。他的前方就是观城县城。折腾了这么久,潘起亮带着警卫团终于赶到。

    何清提前告诉了部日固德前方是县城。因为到了县城一般都会有一个五里亭,所以能够提前辨认出来。

    于是,部日固德带着手下调转马头,向东北方向急行而去。

    刚才一路的奔行,已经让骑兵们的战马疲惫不堪。

    他们来到了一条小河边饮马修整。

    过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从西南方向传来了马蹄声。作为一个蒙古人,部日固德很容易就听出来,奔来的骑兵队伍有两千骑左右。

    在这个时候出现的,肯定就是那个所谓的淮海贼的骑兵了。

    部日固德在脑中想道。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点弧度,汉人的骑兵吗?很想去会一会。

    “上马,儿郎们,汉人的骑兵来了,让我们去看看他们离开了城墙还能不能打仗。”部日固德对手下大声下令道。

    要是此时再让他们去攻城的话,估计没几个人想。但是一听到要跟汉人的骑兵野战,这些蒙古骑兵反而一个个双目放光。

    仿佛是想将之前攻城时受到的憋屈全部发泄出来。

    “团长,敌人向我们这里冲来了。”一名侦查的骑兵报告道。

    “来的好!”

    “我们的重机枪阵地隐蔽好了吧?”潘起亮问自己的团参谋道。

    “都隐藏好了,团长,您有把握将他们引过去吗?”团参谋问道。

    “那是自然,引不过去,我们就将他们赶过去。”潘起亮扬了扬手中的54式骑枪,这是他们的倚仗。

    骑术不如蒙古人,这可以靠着武器去弥补。骑在马上打枪比射箭要容易的多。

    尤其是54式这样装填使用都非常方便的骑枪。

    警卫团有优先装备新式武器的特权。这自然是因为他们要负责保护总统的安危。

    相对而行的情况下,两支骑兵很快就相遇。

    警卫团这边进入射程就举枪射击。

    “砰砰砰……”枪声响起,当即有蒙古骑兵应声坠马。

    骑在马上射击,准头并不好,但在追击敌人时,蒙古骑兵排列的是密集的阵型。

    骑兵团只要对着对方的队伍射击就可以,根本不需要单独瞄准。

    “追上去,拉近距离。”部日固德喊道,如果换了一个骑兵将领,也会做出与部日固德相同的决定。

    见到蒙古人已经上钩。潘起亮当即带领手下的骑兵向一侧转向。

    在蒙古人看来这是敌人试图保持彼此之见的距离。

    部日固德当然不会让对方如愿,他带着部下催马追上。双方的距离确实在拉近。

    如果此时潘起亮他们要是钻进某个村子或者是山谷,那么部日固德还会怀疑有诈,他们就不一定会继续追击。

    不过现在双方在平原上追逐,部日固德就不用担心对方有伏兵。

    双方向西北而去,警卫团吊着蒙古骑兵终于到了埋伏的机枪阵地。通过留好的记号警卫团知道,哪里是机枪阵地所在。

    原本有些散乱的阵型,稍微变得整齐了一些,那是因为警卫团要从一个个机枪阵地之间穿过。

    这样的变阵让警卫团的速度变慢,双方的距离再次拉近。

    就在部日固德觉得要追上前面的骑兵时。

    突然之间,平地之上冒出了一道道火舌。这是由六挺重机枪组成的一道隐蔽防线。

    每一个机枪阵地都是一个土坑,上面用草皮做了伪装,如果不是到了近前根本就发现不了,阵地只留了射击口。

    这种地堡一般的阵地只适合于使用无烟火药子弹的枪械。不然地堡中黑火药的浓烟会让士兵们窒息。

    部日固德感觉自己手下的骑兵就像是被一柄巨大的镰刀拦腰砍断。

    周围全是人马倒地的声音,以及机枪射击的“哒哒”声。

    部日固德想下令撤退,可是这个撤字还没有喊出来,一串子弹飞来,将部日固德打下马来。子弹几乎将他的腹部撕碎。

    潘起亮带着警卫团站在机枪阵地的后面打马停下。看着对面的蒙古骑兵正在被收割,心中感慨万千。

    “他娘的,还好老子不是纯骑兵,这以后的战场上哪里还有骑兵的立足之地啊!”看到重机枪快速收割着刚刚还很嚣张的蒙古骑兵。潘起亮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团长,对方要死光了,要不要喊话让他们投降?”

    潘起亮看了一眼自己的参谋长,摇了摇头,对这些畜生没必要俘虏。

    “我可没有听到他们要投降,明明是在负隅顽抗,这些蒙古骑兵准备战至最后一人,真他娘的凶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