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穿越小说 > 咒术回战:我有一只沙奈朵 > 第二章 这天气,适合搬去东京
    明理身体一僵,整个人像是生锈似的,一点一点地扭过头。

    敞开的房门外,站着一个女人。

    四十岁上下,和明理有些相似,又不是那么相似。

    相似是指两人都是黑发黑眸,都有着高水准的颜值以及眼角眉梢那如出一辙的柔和弧度。

    不同是指五官,以及隐藏在那之后的气质。

    明理的柔和很多时候都是习惯性的伪装,因为这样看上去更加人畜无害一些,如果一把利剑,平时收在鞘中。

    女人的柔和则是表里如一,浑身上下透着温婉,如同传说中的大和抚子,气质浸润入骨。

    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却让明理如同老鼠见了猫,干巴巴地叫了一句:“你,你怎么来了。”

    “儿子出门夜游,妈妈关心一下不可以吗?”她是明理的母亲,名字叫明林美。

    “可以,当然可以。”

    明理忙不迭点头,又偷偷瞄了眼身边的沙奈朵。

    刚才还和他相对而立的她不知何时坐到一边,跪坐,正坐,凸出一个乖巧。

    以沙奈朵的能力早就发现门外有人,但那是明理的妈妈,是她第二熟悉的人,绝对不可能害明理的人,哪里会有防备。

    明理显然也想到这一点,暗自决定下次一定先问沙奈朵母亲在哪,免得被突然袭击。

    明理秘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更多,哪怕是相依为命的母亲,他也不想告诉。

    弱弱地试探:“妈,你都知道了?”

    “知道,一直都都知道。你每隔一段时间,晚上都会出门的事,村子里有咒灵的事,你刻意不完全祓除咒灵,留下一点‘火种’的事。”

    明林美关上房门,到榻榻米上跪坐,同时示意明理坐下。

    既然选择在这个时gank儿子,自然不会再藏着掖着。

    “别忘了,妈妈能嫁入加茂家,咒术师素养不差的。那个人把我们送到这里,其实也有让我负责本地的清净,不让咒灵为祸的打算。”

    明理呵了一声,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不愧是御三家的家主,做事滴水不漏。”

    明惠美眼皮微微跳动,欲言又止,转而道:“你刚才说要和我摊牌,摊什么牌?”

    “搬家。这里又偏又远,没前途没发展,年轻人全都出去了,老人也是搬走的搬走,过世的过世,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彻底成为过去。没有人就不会继续产生咒灵,在咒灵被彻底消灭的现在,我们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最近天气不错,很适合……”

    说到这里,明理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明惠美的脸色随着对话的推进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她说:“这是你的父亲,加茂家的家主的决定,违反的后果你考虑过吗?”

    “考虑过。不知道的可能性最大,约定的五年已经过去,还多了三年,监视我们的人也没再来过。

    退一步说,就算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概率同样不小。毕竟都过去八年了,该决定的早已决定,该深埋得也都深埋。”

    “如果加茂家有所行动呢?”

    那可是加茂家啊,日本最古老的咒术师家族之一,底蕴雄厚,势力庞大。

    “没关系,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我了。就算便宜老爹亲自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有沙奈朵在,不遇上特级,都不是问题。”

    这一刻,明理脸上的柔和彻底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明林美从未见过的锐气,这把藏了八年,不,十六年的利剑终于展露锋芒。

    纵然只有一丝,依旧让人心惊胆战。

    感受到主人心态的变化,沙奈朵也发出了与先前不同的叫声。

    是“沙”,又像是“杀”!

    美好的情绪是沙奈朵的喜好,忠诚却是她的信条,只要主人一声令下,她可以变成最锋利的剑,最坚固的盾。

    八年的默契,不需要明理多说,沙奈朵自然知道该如何去做。

    跪坐的姿态不动,无形的力量席卷而出,正是沙奈朵的得意技,也是超能系宝可梦的招牌——念力。

    以精神力干涉世界,操纵物体。

    桌椅、电脑、床铺、书架、房间里所有物体都在沙奈朵的支配之下,离地悬浮。

    “这是——?”

    明林美瞳孔一缩,便听明理说道。

    “妈妈,稍微失礼一下。”

    话音刚落,明林美也被念力捕捉,离地而起。

    明林美先是一惊,随即身体发力试图摆脱念力的干涉,但不管她怎么努力,使用肉体力量还是咒力,都无法抵消沙奈朵的念力。

    “这只是冰山一角。如果妈妈想看,我们可以直接飞到外面,让沙奈朵全力攻击。”

    “不用了,大地和植物都没有错,没必要去破坏它们。”

    虽然明林美不是多么强力的咒术师,但年轻的时候曾在一线战斗过,见过大场面。毫不夸张地说,她见过的那些强敌,包括准一级咒灵、一级咒灵,没有一个有沙奈朵这么强大的力量。

    有这样的实力,难怪明理如此自信。

    见明林美摇头,明理也没有强求,朝沙奈朵使个眼色,后者立刻将所有东西放归原位并解除念力。

    “妈妈,请相信我,我可以保护好你。”

    “我相信。”

    听到明理这么说,明林美又是欣慰,同时也有些几分感伤与忐忑。

    “阿理,你老实告诉妈妈,你有没有想过回到加茂家,取回你失去的一切,重新做回那个加茂宪纲?”

    “没有。”明理摇头,很干脆,不带丝毫迟疑,“从离开加茂家的那一天起,我们就和这个姓没有关系了。”

    “那么,你是不是还恨加茂家,想对他们复仇?”

    明林美的眼睛深深地看着孩子的眼睛,透过那扇窗直接看穿他的心。

    “要说一点都不恨,那是骗人的,不过复仇就免了。你最在意的孩子还在那里,而且迟早会接任家主。我的血缘意义上的父母也在那里,在发生那件事前一直都对我不错。和加茂脱离关系是我自己的选择,只要加茂家不来惹我,我不会主动去找他们的麻烦。”

    “你也是妈妈最重要的孩子。”

    “我知道。”

    正如明林美相信明理没有骗她,明理也相信明林美,八年的相处不是假的,沙奈朵对人心的敏锐同样不是。

    “不过妈妈,这样的话,你会很痛苦,在未来的某个时候。”

    “为什么这么说?”明林美不解。

    “你还记得宪纪在你离家的时候说过的话吗?总有一天,他会来接你的。”

    明理的话语让女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恍惚,埋藏在记忆最深处的一副画面从记忆之海中泛起,历历在目。

    落叶的季节,长长的坡道,与明理差不多年纪的少年,双眼哭红,一手拉着自己的衣角,一手不断抹眼泪,压抑着,询问着:

    “为什么?为什么母亲非要离开不可?”

    女人流着泪,俯下身体,抱住自己的将亲生儿子,用力的,最后一次。

    “我在这里,会成为宪纪的绊脚石。”

    在离开儿子的最后一刻,她听到了孩子沙哑却坚定的声音。

    “我会变强的,总有一天,我会把母亲接回来,请等着我。”

    似乎是为了让孩子安心,女人点点头,却没有再回头,拖着行李箱,沿着漫长的步道走出古老的山门。

    山门之外,站着另一个孩子,无悲无喜,像是个任人摆布的木头人。

    女人望着这个孩子,脸上的复杂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其中有愤怒,有仇怨,也有同病相怜的怜悯,最终女人想起了什么,归于温柔。

    女人牵起男孩的手,柔声说道:“以后,我们就要一起生活了。”

    男孩嗯了一声,与女人一起离去,离开那个历史悠久,传承千年的古老家族。

    这个男孩就是明理,与明林美一起生活了八年,连姓都从加茂改成了明。

    被逐出家门的两人不允许再用加茂的姓氏,连存在的痕迹都一并抹消。

    纷乱的记忆之海重归平静,明林美叹息一声:“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宪纪他只是个孩子。”

    “妈妈,孩子的记忆力可是很好的,有些事一旦记住了,一辈子都忘不掉。”明理持不同意见,“别太小看孩子啊。”

    “妈妈从来没有小看过你们,不管是宪纪,还是你。”

    有一件事,纵然过去八年,明林美始终不曾忘记。

    她被加茂家出名是板上钉钉的事,但原名加茂宪纲的明理可以不用走,只是不能再用嫡子身份。

    明理的出走是自己向作为家主的父亲以及作为家主正妻的母亲要求来的。

    “既然我的存在会让父亲和母亲蒙羞,那么永远地离开这里才是最佳选择。”

    “就算对外宣称我不是嫡子,但家里的人那么多,谁敢保证他们不会外传?到时候难受的还是您二位。”

    “林美阿姨失去了一个儿子,应该还给他一个儿子,我还挺喜欢林美阿姨的。”

    “没有继承到术式的我,在这家里什么都得不到,所以请放我出去。”

    当时明林美正好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

    那一瞬,她觉得那不是一个八岁的孩子,而是比她自己还要深思熟虑,还要冷彻的成年人。

    明林美并不知道,她的感觉没有错。

    明理虽然身体小小,头脑却异于常人,因为他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成年人的灵魂。

    没错,曾经的加茂宪纲,现在的明理隐藏着的究极职业是——穿越者。

    他比任何人,甚至比这个世界所有土生土长的居民还要了解这个世界,这个在前世被称为《咒术回战》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