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网游小说 > 法术真理 >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一路向北
    随着赵旭的这一声自我介绍,顿时坐在中庭的众人都露出微微思索的目光。

    虽说现在大家都穿越到了亚瑟,但还是很少有人自我介绍带个地名的,听着还以为是官方高层,以之为荣之类。

    但是众人显然还没有忘记郑母提及的“赵旭”这个音调,一时间大家都直直盯着站在门口处的赵旭。

    “还愣着干嘛?”顿时郑心允的爷爷呵斥门口招待的两位家族后辈道。

    他们这才恍过神,连忙躬身将赵旭往里面请。

    法师此时可以说是亚瑟少数的高贵职业。

    尤其是当前蛮荒死地,只要有玩家的地方,都在陆陆续续开展着职业培训,唯独法师职业因为难度的原因并没有怎么开展。

    亦或者说,此刻也就亚楠有这个条件。

    所以蛮荒死地的施法者职业们,原本在玩家面前都是完全平等选择,并没有分出三六九等,此刻在穿越后,因为评价的不同,慢慢地开始矜贵起来。

    一位法师的拜访与一位战士的拜访,着实会有不同的待遇。

    而赵旭也并没有原先外在的冷漠与自矜,看着眼前熟悉的郑父郑母那十年之前依稀的容貌,让他更是心疼与怀念。

    以郑心允的家世来说,如果没有亚瑟,两人可以说是平行线一样,绝无相交的可能,哪怕赵旭的父母算得上薄有资产那种。

    这也是赵旭在游戏开服时,没有寻找对方的原因。

    那是一种连靠近都艰难的距离。

    甚至看着此时在场的郑家一大家子,以及允儿的好友圈。

    哪怕不少人在亚瑟以及落魄,但是那种因为后天家世培养出来的自信依旧内敛。

    当然,在饥饿的第一周过去后,还抱着自己在地球上是人上人想法的上流阶层,此刻也早被现实打醒。

    哪怕有玩家抱着可能回去地球的想法进行巴结,在亡灵浪潮后,多少也明白只有自己的力量才是真实,能够不饿肚子的存在。

    其他曾经的光环与资产,那早已成了镜花水月。

    更别说这些阶层能够屹立不倒,本身对于风向就极为敏感,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态度绝不迟疑。

    此刻的蛮荒死地,更多的是像一个地球末日困局。原先的权势资本都不复存在,只有力量,才是永恒,才是这里的新主宰。

    “你就是允儿生前的好友?我有从她那里听过你的名字?难得你还念着这份情谊过来一趟?谢谢。”

    此时郑母也站起身来,握着赵旭的手感谢。

    不知道为何?她天然就对这位长得帅气的年轻人很有好感。

    而赵旭走进时?众人一方面既惊叹于他惊人的吸引力之外。

    另一方面,也是深深注视着他头顶悬浮的那四枚艾恩石。

    它颜色与形状各异?从纺锤到棱镜,从透明到七彩?分别在赵旭的头顶上不断盘旋着。

    一时间?知晓艾恩石内幕的玩家们都不禁噤声,死死盯着那摆脱了引力束缚的奇物。

    顺着这艾恩石,众人才缓缓自上而下分析着赵旭的一身装扮——那一身斗篷虽然看着朴素,可掩盖不住内里的酒红色法衣的奢豪?而手套、戒指、长靴乃至头绳与额头的水晶?看着都极有可能是魔法物品。

    “第一梯队?有叫赵旭的?”已经有玩家在暗自嘀咕着赵旭的身份。

    “可是第一梯队也就一两件魔法物品而已,四个艾恩石等于四件魔法物品,这等手段穿越前那些前百的玩家都不见得拿得出手。”

    “可能是顶尖行列的。”

    这时,经由这些郑家年青一代的介绍,这些长辈们也才意识到赵旭头顶的那四颗极为明显的艾恩石的昂贵之处。

    而连艾恩石都配备了?身上没有几件魔法物品那更是说不过去。

    正如他们在地球上,买辆超奢跑车是一回事?很多经商的咬咬牙都能出得起,关键是还有后续的养车保养乃至维修的费用?那才是大头。

    “允儿是我的至亲好友,我也没想到她会遭此祸事。”赵旭说着便声音低沉下去?配合上他这一刻的爆表魅力?更是让众人体会到那内在的悲切。

    说着郑母更是想起了允儿平时的点点滴滴?一时间悲从中来。

    “你是允儿在游戏里结实的好友?”忽然郑心允的闺蜜齐琦问道,“我怎么之前没有怎么听说过你?”

    白天就已经有一位饿得不行的男子想要进来凑人头混口吃饭,虽说对方看着身份非凡,可她也得求证清楚。

    “阿姨刚刚不是说过这个名字了么?齐琦你忘了?”顿时另一位诗人女生替赵旭解释道。

    从赵旭一进来开始,她就看着对方很是顺眼,内心也倾向为他进行解释。

    “我知道,不过允儿生前涉及的秘密太大,我觉得还是谨慎起见更好。”

    “她当初在密斯特拉进行牧师培训的时候,我们认识的。”赵旭说道。

    对着自己前世的岳父岳母,赵旭本意上并没有撒谎的想法。

    不过有些事解释起来是在太过复杂,倒不如简单些。

    “不对呀。”齐琦喃喃自语道,“虽说你们法师也有密斯特拉培训的,但是法师和牧师不是同一处的。”

    “我当时担任的是讲习,类似她引导者的角色。”赵旭笑着解释道。

    “你在开玩笑吧?”

    此时不仅仅是齐琦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连带着周围的玩家群体都露出怀疑的目光。

    “允儿进入游戏也就晚了两个月而已,那时我们玩家还没发展到注意担任类似引导者的角色。”齐琦冷淡反驳道。

    “我在游戏里还有一个代号。”

    最初对着自己前世的岳父岳母,赵旭自然以真名示人,因为允儿和他们介绍的时候八九成也是用这个名字。

    既然介绍了本名,剩下的身份,更不值得对至亲者保密。

    忽然间,门外再度响起一阵喧闹的声音,听着到来的人数并不少。

    甚至还没有怎么通传,外面的一群人便闯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位长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一脸漠然的模样,从轻浮的步伐可以看出并非职业者。倒是他身后跟随者的七八人,基本上都是战士与佣兵。

    “是营区里负责土建住宅的,前几天还是他们批复这间大屋子的给允儿的。”

    而郑父作为一家之主,此时也快步走上前去,对着来人伸出手,客气道:“刘兄,你有什么通知我们过去一趟便是,哪里用得着劳烦你特意跑过来一趟。”

    对方要在地球上,他连瞧都不会多瞧一眼。

    可时过境迁,现在握有权力的是对方。

    刘姓中年则是客气摆摆手,公式化说道,“郑兄,令爱的事情我也是刚听说了。也请你不要责怪我忽然在这个时候登门拜访。”

    “那是什么事呢?”听着对方连默哀都懒得多提一句,郑父也明白来战不善。

    “主要是这样的。”刘某当即从怀中掏出一叠羊皮纸,上面记录的都是最新分配的住宅的卷宗,“郑兄,你也知道当初令爱允儿因为牧师的身份,和营区签订了一份援助协议,每日提供一定的神术支援。”

    “所以营区在得到亚楠支援后第一批建立起的房屋,头一个就分配给了你们家。那些五六级的玩家甚至都还没轮到呢,更别说营区的非玩家高层。”刘某反问道,“这点你们得承认吧。”

    而郑父也是脸色沉重点了点头,“没错,这点我们也确实很感激营区。”

    “可现在的情况是,允儿牧师已经离世。而在房屋紧张的情况下,很多高级玩家甚至连一间狭小的屋子都没有分配到,早已经闹得很不愉快。所以——”刘某说着便目光深深注视着对方。

    一时间,郑家的亲友们都喧闹起来,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别说人才刚走,此时天色即将降下暴雨,一家人再出去淋雨一番,在没有允儿的神术支援的情况下,那更是生死未知。

    几位老人能不能熬得过去都难说。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才半天不到,就这么快人走茶凉过来回收了?”

    “是啊?这样子谁敢为亚楠拼命?”

    “这是对待为亚楠牺牲的烈士的态度么?”

    顿时允儿的玩家好友们都大声嚷道。

    郑家的人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他们这些玩家本来就是权力阶层,此时说话都是掷地有声。

    可刘姓中年能到此处,自然是有本所依,更别说他身后站的是更大的玩家阶层。

    他当即露出僵硬的笑容,说道:“诸位别急,请先听我诉说一番。”

    郑家一群人,他自然是不担心。可这群玩家他要是没处理好,多少还是有些麻烦,自然是开口解释起来。

    “如果允儿牧师是在之前的亡灵浪潮中阵亡,那么按照规定这间房屋便是抚恤不会收回。可现在的问题是,允儿牧师并非执行官方任务,只是野外意外遇袭而死。”

    “而最初营区把这房子分配允儿牧师,也是想借助她的神术,权力与义务是相辅相成了,现在允儿牧师不幸去世无法履行任务,那么收回这种特殊的权力,不也是应有之意么?”

    听到这话,郑父也是脸色僵硬,却只能够平息内心的情绪,解释道:“那刘兄,你也知道我们国人有这种葬礼风俗,能不能宽容几天,借这个地方给我们先把允儿的葬礼办完了再迁移呢。”

    “更别说现在即将降下大雨,我们一家子几十口被赶出去也无处居住呀。”说着郑父便回头看着自己的一大家子人。

    本来大家在四九城里,都说得上天各一方,各自住在自家的豪宅平层或别墅里。

    现在出了穿越这单事,基本上一大家子都投奔到他这儿来,一方面让郑父越过了几位叔伯兄长成了整个家族的核心,虽说后果是一个房间里十几口人都得打地铺,但这种家族的荣光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可现在,就尽数转化为了深深的压力。

    “抱歉了,郑兄,这便是我特意来此的原因。”说着刘某望了望自己身后的七八位战士与佣兵。

    他们便是过来配合的征收队伍。

    “我带着歉意冒昧登门,也正是这场大暴雨即将来临。你也是知道的,这个营区之前对应的便是地球上的首都,能够定居的谁不是拖家带口、亲友遍地。那些5、6级的玩家都还有没轮到房子的,他们也焦虑于这场大暴雨的来袭,担忧自己的家人安危呢。”

    说着刘某便继续保持着自己公式化的笑容。

    催讨这间房子的,是整个营区的高层玩家,他在为他们的利益而发言,这可不是在场这群最高不过3级的玩家能够扭转的。

    “我会去找上面投诉的。”齐琦站出来抗议道,“之前四九城这么多权贵高层都在第一批,比玩家还早分到的房子,你怎么不去回收他们的,这不是找软柿子捏么?”

    刘姓中年则是笑道,“齐琦女士,请你放心。随着消息的扩散,大家也知道地球是回不去了,或者说过两年也是宇宙覆灭的命运。所以这些曾经的上层分到的房子,也在这一次的回收序列里。”

    说着他便转向了郑父,“郑兄,你也不用担心,允儿牧师朋友还是众多的,你们夫妻会有人照顾提供住宿的。”

    这话一出,身后的郑家亲属几十人,大多心凉了半截。

    现在能够分配到房屋的玩家,谁不是家里挤满了亲属,勉强也就给郑父郑母腾个位置。

    至于他们这群人,那肯定免谈了。

    甚至眼前到访的这些玩家,此刻能够分配到的也不多,大多数都是临时搭个帐篷而已。

    “要是在地球,哪里轮得到你这种狗眼看人低的说话!我表妹她怎么说也是为了你们亚楠牺牲的,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她的亲人的么?”郑家的一位成年男子放声抗议道。

    “郑家大少爷,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刘某抚了抚自己的八字胡说道。

    “现在已经不是你们一群公子哥开着跑车封路狂飙,用着通行证横闯机要重地如入无人之境的时代了。”

    “哦,不好意思,我忘了郑少你们家世还没到这个地步。”这时刘姓中年带着一丝嗤笑回答道。

    “哎。”

    忽然一声叹息传来。

    顿时所有人都望向了发出这声声音的赵旭。

    而刘姓中年一开始也注意到头顶艾恩石的对方,略带忌惮之意,却也没多大担心。

    因为他身后站得是整个玩家群体,也是整个亚楠势力。

    至于重新被所有人目光锁定的赵旭,此时则是背负双手,望着屋里的一根杉木横梁上的木眼叹息着。

    这间高级玩家都要你争我夺的房子,本质上也就是最简陋的土胚房,只是占地够大而已。

    此时玩家要在城外盖一间土胚房也不见得是难事,但关键是安全问题。

    谁都知道,在营区最中心位置的房子,便是最安全的。而这里的地皮无不是严格规划,想要盖大房子还得有足够的能耐才行。

    至于赵旭叹息,则是第一次感受到,他对于允儿的关注太少了。

    前世和允儿在一起的时候,他跑岳父岳母家,甚至比自家还勤快。

    当时的郑心允要是晋级牧师成功,甚至都不会被媒人介绍给他,因为已经到了另一个圈层去了。

    看着这间因为盖得太快,同样破漏无比的房屋,此时一番你争我夺的热烈局面,赵旭也只能够自责。

    “允儿爸妈,如果给你们一个机会去亚楠都城的话。你们是打算去那里,还是说继续留在这儿?”赵旭问道。

    “自然是留在这里。”忽然郑母果断道,“允儿就生于斯死于斯,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这个地方。要不然,她死后的灵魂找不到家怎么办?”

    说完这句,郑母年纪相仿的几位女性都哭出声来。

    而其他人则是带着期待的神色看着赵旭,兴许他这位法师先生会有办法。

    “那好。”赵旭点了点头。

    接着他便一手按压在完全是裸土砖块,丝毫粉刷都没有的墙面上。

    瞬间墙面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坚硬起来,同时地面的泥土化成泥浆,顺着墙壁朝着上面攀爬,慢慢形成第二层的建筑式样。

    下一秒,无数半透明的隐形仆役纷涌而出,各自挑泥提浆,如同勤劳的仆役为这栋简陋的房屋加工修缮着。

    接着赵旭便掏出一张五环的神术卷轴施法起来。

    “是圣居术!”

    瞬间就有牧师玩家识别了出来。

    “是什么?我怎么没听过?”

    “那是五环神术,这片区域从此会永远覆盖三环的反邪恶法阵,同时范围里的任何尸体都不会转化为不死生物。一般只有神殿这些神圣场所,才会施展这种。”

    紧接着,看着赵旭的动作,这位牧师更是瞪大了眼睛。

    “他给圣居附加了忍受环境法术。这是圣居的特殊效果,附加的法术都能够持续一年,接下来这段时间,这个区域都会冬暖夏凉了。”

    “天啊,还有防死结界、祝福术、移除恐惧、消除隐形……”

    “怎么了?”这时众人都听出了牧师口中的惊讶之意。

    “这番施法,光是材料费都得数万金币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死死盯着赵旭,连带着那位中年男子也是如此。

    这已经不是一个层级的较量了。

    几万金币随手投掷出来,谁都知晓眼前男子的身份绝对不平常,甚至时不时地球人都另说。

    “你回去给他们汇报,就说我把这方土地赐予允儿一家吧,永世不易。”赵旭望着刘某说道。

    而刘姓中年,这时则是露出僵硬的神色,“法师先生,我确实很敬佩你刚刚施展得这番威能。”

    “但是亚楠的土地,按照最初的女神的旨意,尽皆吾等之领主仲夏所有。”

    赵旭则是宽慰道——

    “没事,我就是仲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