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女频小说 > 穿成男主妹妹后偏要嫁反派大佬 > 第208章 紧张尴尬谢流萤
    贺瑾瑜跟谢流萤走到偏厅后,谢流萤一眼就看到那个古典温柔的女子,眼睛却很漂亮,透出智慧清冷的味道,浑身更带着浅浅的脆弱书卷气。上次她做“梅佳慧”时见过的,苏炳添的正妻秦氏,谢流萤心中喟叹,为啥好人没好报呢,这么灵慧清冷的女子,却早早的丧了女,人生真是一场大写的“悲剧”。

    “娘……”

    贺瑾瑜一进门,先跟她娘姜氏打了一个招呼,这才笑着走到秦氏面前,平时大大咧咧的贺瑾瑜,在秦氏面前很规矩,福福身道:“秦夫人好。”

    秦氏很是温柔的笑了笑,贺瑾瑜说着,将身后的谢流萤拉到身前,介绍道:“这位是……谢小郡主谢流萤。”她差点就要说安国侯府……话到嘴边转了折。

    谢流萤是第一次“正式”见到秦氏,不知为何,在靠近秦氏时,莫名的感觉有些拘束。上次只是远远地在祠堂门口看了一眼。

    这一次……就像是会见什么大领导时的僵硬,光是走近,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贺瑾瑜发现她同手同脚,当时忍不住笑的肩膀一耸一耸的。

    谢流萤也察觉自己的不对劲,赶紧定住不动,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颔首道。

    “你好,秦夫人。”

    谢流萤这小姑娘家初次见长辈“羞赧”的表现,让秦氏和姜氏同时嘴角勾了起来。

    秦氏微微颔首,眼睛睁的大大的,与其说是望着,不如说是在观察谢流萤。就算她常年深居简出,也听过“谢小郡主”的大名。

    “流萤也来了啊,宫保,去叫厨房弄点小点心。”姜氏一边吩咐着丫鬟,一边将贺瑾瑜给拉到一边小声的问:“你今天是不是又早退回来的?”

    贺瑾瑜连忙举起双手发誓:“哪有!我今天学习可认真了,我回来早,是打算好好练字。”

    姜氏:“当真?”

    贺瑾瑜点头如捣蒜:“当真!”

    姜氏看着女儿一脸的认真,平时顽劣惯了,说起谎来她一眼就能看出,今儿倒是转性了,她道:“那你去跟流萤一块儿玩吧。”

    练字?!

    就她家这个小疯子……让她练字……还不如让她去院子里斗蛐蛐来的有劲儿呢。

    贺瑾瑜嘴里哼哼唧唧的,拉着谢流萤就跑了。

    秦氏这才收回视线,略微呢喃着:“刚才那就是谢流萤?”

    这话说的与其说是在问姜氏,不如说是在确定。

    姜氏点头后,秦氏才有些讶异的柔声说:“我瞧着谢小郡主不若外间传闻的那样。”恶毒跋扈?!嚣张可恶?

    姜氏听了只是笑,“哈哈,不要在意,外间传闻谢小郡主如何如何,我倒是感觉她人挺好的。对我们家瑜儿也挺好。就挺实在一个小姑娘,两个小丫头能玩到一起是好事。”

    “……”

    秦氏一脸深思的点点头,然后跟姜氏继续刺绣,要给过年做衣裳,绣活儿做的慢,要一点点来才行。

    ——贺瑾瑜带着谢流萤回到她的院子内,早苗和小桃早已把书房给收拾齐整了,咳,平时很少用书房,落了许多灰!~

    贺瑾瑜让谢流萤先写了一份《尚书》商书·高宗肜日那一篇,谢流萤一点也不想写,但是在贺瑾瑜期待又崇拜的小眼神中,还是先写了一份。

    贺瑾瑜望着谢流萤行云流水的挥毫,看的又是崇拜又是激动,谢流萤写完后,贺瑾瑜拿着字左看右看。心中暗暗想,回头将这字裱起来,挂在墙上,用来激励自己!

    谢流萤可不知道贺瑾瑜的想法,发现贺瑾瑜的书架上倒是有不少医书,便拿一本看起来。

    贺瑾瑜望着谢流萤正经的读起医书,越发崇拜的想,老大,我要是不努力,都要追不上你的脚步了。就算为了你,我也要奋发努力!

    贺瑾瑜一边练字,一边想着谢流萤之前说过的,关于皇上封她郡主一事,她少有的严肃了些,在只有两个人的小书房内,贺瑾瑜说道。

    “你应该知道,皇上册封你为郡主,肯定有其深意。”

    “恩。”谢流萤看书的手一顿。

    “那你……”还答应……

    谢流萤抬起头,回望着她,“我不能抗旨,不是吗?”

    “哎……”贺瑾瑜叹了口气,的确不能抗旨,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不管皇上有什么想法,她都只能承受。

    但是:“哪怕皇上嘴里说,你不是一个棋子,但光是加封这个举动,就说明,你肯定有用武之地,只不过,时候未到。”

    “……”这事儿谢流萤也知道。

    贺瑾瑜练字的手停顿了一下,她谨慎的道:“我觉得皇上是看中你的脸了,觉得你够漂亮,沦落到民间的话,就无法做棋子了……第二种可能性,魏国师一定算到什么了,才导致皇上这样做。”

    又是魏国师,之前她跟九爷和孟半仙也聊过,结果也觉得该找魏国师聊聊,谢流萤脑中猛然冒出一个问号,在原书中,这魏国师就极为神秘,似乎不住在宫内,但是京城内,没听说魏国师的住处啊。

    谢流萤放下那本《郭炅医经》,低声问:“你知道魏玄龄住在哪儿吗?”

    贺瑾瑜一愣:“……”

    脑中溜了一圈,愣是没印象……

    姜氏和秦氏做了一个下午的绣活儿,等天色渐黄昏后,姜氏送走了秦氏,在等下午饭时,端着点心跑来贺瑾瑜的院子,直奔书房后,见贺瑾瑜真的在练字,姜氏很是吃惊,心道,还真的在练字?

    斜阳的余晖,带着金色的光芒,透过软烟罗的窗户,射了进来,落在穿着月白长袍的少女脸上,少女的脸很静谧纯粹。

    这,这还是她认识的谢小郡主吗?

    姜氏对这二人今天的表现格外震惊。

    她可没让丫鬟通报,她们俩应该也不可能假装……

    姜氏觉得头有点发晕,道:“你们俩练一会字,来吃点心。”

    贺瑾瑜大叫一声可以休息啦,就抱着点心跟谢流萤一块坐在临窗大炕上吃起来。

    姜氏走到书桌前,发现桌面上已经放了一大叠的纸,每张纸上都是歪歪扭扭的字,一看就是她家闺女的“杰作”,虽然丑了点……

    可是,这数量?

    好几十张,放做以前的贺瑾瑜,一年都写不了这么多!!

    姜氏翻了翻,又感觉要头晕了。

    她闺女这是真的在努力啊??好好的开始学习了??

    陡然,姜氏的眼睛瞟到旁边放着的一张字,发现那字体漂亮干净的犹如大师亲临,看的姜氏诧异不已,她认识的人里头,只有秦氏能写这么漂亮的字。

    很喜欢书法的姜氏,问贺瑾瑜。

    “这字是谁写的?”

    “是流萤啊。”贺瑾瑜边吃边说。

    姜氏:“……”

    目光怔怔的望着贺瑾瑜旁边的少女,哑口无言中。

    姜氏丝毫不怀疑贺瑾瑜的话,毕竟,她闺女都能抽风般的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练了一下午的字,那么谢流萤写出这么漂亮的字,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贺瑾瑜的爷爷是贺丞相,她爹大理寺卿,晚上,贺爹回来后,看到姜氏一副皱眉思索的表情坐在房内发呆,他有些诧异。

    “怎么了?”

    “你说,这世界是不是疯了?”

    “???”

    “咱家瑜儿今天下午练了一个好几十张的字。”姜氏说着还用手比划着,表示纸张的厚度。

    贺爹:“………………”

    姜氏想了想,补充了一句:“瑜儿疯了就算了,那个谢小郡主,竟然写的一手好字!”

    贺爹:“!!!”

    吃过晚饭后,贺瑾瑜将谢流萤送回家时,回来的路上,进了一家书局。

    将谢流萤写的那副字宝贝的放在柜台上,道。

    “老板,这幅字,给我裱起来。”

    上乾书局是上乾书院旗下创办经营的书局,里头除了卖各种书之外,还有字画,书局的杂工正巧去茅房了,由郑老板亲自在柜台坐着。

    拿来装裱的工具后,摊开那副字,先是随意看了一眼,正要装裱,尔后愣了一下,才正正经经的打量起这幅字来。

    这笔触,这笔锋,这一手精致又行云流水的簪花小楷……

    看了好一会儿,郑老板才抬头问:“贺小姐,您这幅字,是哪个名家写的?”

    名家?

    这是在夸流萤的字吗?贺瑾瑜美滋滋的道:“这是我好友写的。”

    郑老板作为上乾书局的老板,最喜欢收集各种古玩字画,他的收集癖当场发作,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不知道可否向您的好友求一幅字。”

    贺瑾瑜:“诶?!”

    ***

    谢流萤从丞相府回来后,就问下人,今天有没有人过来应聘总管或者其他职位,下人都说没有。

    谢流萤听得失望至极。

    然后听下人说,隔壁豫王府的九爷和孟半仙过来了,在花厅等了她半个时辰了,她赶紧过去。

    孟半仙:“怎么才回来?”

    谢流萤关心的是:“你们俩怎么在我家。”

    叶臻蹙眉,斜睨了一眼她:“你不是让等你一块吃饭,你不回来也不知道说一声吗?”

    “我在丞相府吃过了。”谢流萤说完之后,看到这俩人目瞪口呆的表情,她当时就有些后悔,难道她该说自己没吃过,比较好吗?

    莫非这俩人还没吃饭,等她一块吃呢,谢流萤立刻更后悔了,有些尴尬,秉持着不能得罪大佬的心态,赶紧赔笑着道:“要是你们没吃,我还是可以陪你们俩吃一顿。”

    “不用了!!”叶臻冷哼道。

    这是生气了吗?

    大佬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谢流萤可知道这家伙除了长了一张温润如玉的脸,用来迷惑别人欺世盗名,实际上腹黑阴沉满肚子坏水还小心眼呢……

    她赶紧上前。

    “用的用的。走走走,我刚才也没吃饱,就再吃一顿好了。”

    簇拥着满脸不爽的叶臻和忍俊不禁的孟半仙,往隔壁豫王府走去,孟半仙一路都在观察他。

    等坐到豫王府的饭厅后。

    孟半仙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你似乎很怕九爷。”

    “她还怕本王?你别逗我了。”叶臻对孟半仙的这个说辞觉得无稽。

    谢流萤很想说实话,又不敢,心虚着摇摇头:“哪有啦,九爷长的这么好看,我喜欢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怕。”

    叶臻敏锐的扫了他一眼:“你这句话,我听出来,你确实在怕本王。”

    双手抱臂在胸,一副等你解释的表情。

    谢流萤:“……”

    见她沉默不语,还半垂着眸,一副老僧入定,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叶臻摸摸脸,开始怀疑问:“我长的很可怕吗?”

    谢流萤看他一眼:“不可怕。”

    叶臻又问:“我人不好吗?”

    谢流萤赶紧点头:“挺好的。”除了有些偏激暴力外,确实没啥不好……

    叶臻:“那你为什么怕我。”

    谢流萤:“……”

    冗长的沉默,谢流萤发现自己被两双眼睛盯着,观察审视,像是审犯人似的……

    直到厨子上来了菜,谢流萤才松了一口气,赶紧打着马虎眼:“跟两个帅哥一桌吃饭,既赏心悦目又养眼,我还能吃三碗饭。”

    低头疯狂的扒拉饭。

    叶臻:“……”

    谢流萤吃过饭后,就一副火烧屁股的姿态要往回走,结果刚走到豫王府的大门口,就被跟着而来的叶臻给拦住了。

    “干,干嘛?”

    谢流萤嘿嘿的笑着,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叶臻指了指院墙下的角落,然后先走过去,谢流萤低着头,像是小媳妇儿似的,认命的走过去,叹了口气。

    叶臻回头,直视着低头心虚的谢流萤:“嘴上说本王长的好看,实际上却有些怕我,谢小郡主,你的言行很不一致。”

    “……”她能说什么,她什么都没法说好吗?!谢流萤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叶臻有些不解:“明明本王在外人眼中,都是形象极好的。”豫王爷这个形象,大家都知道他温润如玉,从不生气,很好说话。

    她竟然怕他?!

    真没道理。

    谢流萤:“……”

    大佬,您都说了,外人眼中……她若是没看过那书,还真会被这家伙的皮囊给迷惑,不知深浅的找死!天知道,大佬估计有个小黑本本,得罪他的人,估计都偷偷记在小本本上了……以后等着复仇呢,她从现在起,就得知情识趣,为以后做打算。

    见谢流萤沉默,叶臻皱眉,这家伙莫非……看穿了他在所有人面前的形象伪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