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女频小说 > 穿成男主妹妹后偏要嫁反派大佬 > 第176章 霸气的阎魔公子
    谢流萤在谢长靖离开后,从怀中摸出一大叠银票,递给了旁边的孟半仙,孟半仙看着那一大叠银票,两眼懵逼。

    “为什么给我钱?”

    “你给我补好了牙,还给我看病,这是医药费。”

    谢流萤很是认真的说道。

    孟半仙:“……”

    付了诊金的谢流萤一身轻松,然后笑嘻嘻的对孟半仙说了再见。

    “你要去哪儿?”孟半仙问。

    “我?”谢流萤笑着说:“已经在豫王府住了有一段时间,还让你给我看病,总不能一直住在人家的家里吧,所以我都租好房子了,地址是西大街14号,以后你要是想来看我,或者有事找我,就到那里。”

    谢流萤说完后,就带着小桃离开了豫王府,临走前,只带走了随身的几件行李。其他属于豫王府的一概没有带。

    孟半仙亲自将她送到门口,看着她跟小丫头背着包袱远去,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半个时辰后,叶臻回到王府,就发现孟半仙一个人坐在前厅内,跟个雕像似的,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她人呢?”叶臻下意识的问。

    “走了。”孟半仙道。

    叶臻微微一愣,走?这个字稍微有些让人疑惑,“走去哪儿了。”

    “说是租了房子,西大街14号。”孟半仙道。

    租房子?

    叶臻:“……”

    沉默了好一会儿,叶臻用难以理解的表情望着孟半仙,再忖度着谢流萤的为人。

    好一会儿,孟半仙也似乎很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似的,呢喃着。

    “我搞不清楚谢流萤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说完后,问叶臻:“九爷,你见过完全不打算欠人情的女人吗?”

    叶臻:“…………”

    没见过!!

    一般的姑娘都是心安理得的接受男人们的礼物,还有完全不想欠人情的女人吗?她将人和人之间界限划得那么清晰吗?

    既然将界限划得那么清晰,又为什么救了他,从未提过呢?

    难道她是那种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求回报的人吗?

    叶臻简直一头雾水。

    谢流萤带着小桃离开豫王府后,小桃很想问,却不敢问,直到谢流萤带着她走到东陵京城西大街,谢流萤顺着上面的门牌号挨家挨户的找,确定是西大街14号,然后从怀中拿出钥匙,试着开了下门。

    门被打开。

    小桃惊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小姐??”

    谢流萤走了进去,打量了一下,前面是一个两层楼的铺面,隔着一个小院子,后面是屋子,再后面是厨房。小桃兴奋的前后转了两圈,问谢流萤这是怎么回事,买的吗?

    谢流萤说这是租的.

    不过以后有钱的话可以买下来。

    主仆二人终于有了自己的小窝,两个都换上浆洗的粗布衣服,开始大扫除。

    小桃起初对谢流萤做这些事情还有些抵触,因为她是下人,这些事儿是她该做的,小姐是金贵的身体,怎么可以做下人做的事情。

    “什么下人上人的,大家都是人,什么小姐的,我说不定出身还不如你呢,只不过被捡去了享受了几天的荣华富贵而已。这是咱们的家,我当然要和你同甘共苦了!大扫除一起做才有干劲嘛。”谢流萤拍着小桃的肩膀。

    小桃的眼眶一下子红了。

    主仆二人花了一个下午,将前前后后打扫的崭新整洁。

    小桃更是对谢流萤的指挥能力和干活能力表示刮目相看,她起初以为谢流萤初次干活,绝壁是手忙脚乱、乱七八糟,要让她指点的。

    结果发现,小姐干起这些家务活儿来得心应手井井有条,比她这个丫鬟干的都好!

    收拾完屋子后,天色渐暗,小桃才急急忙忙说她去做饭。

    被谢流萤给阻止了。

    “做什么饭啊,今天刚搬过来,咱们下馆子去!”

    小桃可是了半天,被谢流萤硬拉着出门了。

    一路直奔沁水楼,小桃望着沁水楼的牌面,整个人都有了紧张,“这里,咱们要省吃俭用点,这里消费太高了。”

    “你个笨蛋,刚乔迁新居,为了庆祝,也得吃点好的啊。”

    谢流萤拍着小桃的脑袋,拉着她走进了沁水楼。

    沁水楼作为京城第一的酒楼,一直都是客流量非常大。

    店小二一见到谢流萤,便很是兴奋的打招呼,“这不是谢姑娘嘛,楼上请。”

    谢流萤微微挑了挑眉梢。

    这店小二以前见了原主都是谢小郡主长谢小郡主短的叫,如今换了称呼,看来整个京城都知道她的处境了。

    谢流萤跟小桃上了楼,被领到了靠窗的雅座上,她叫了几样沁水楼的招牌菜。

    店小二笑着离去。

    很快,菜上来了。

    谢流萤和小桃刚抄起筷子,背后就传来一道流里流气的声音。

    “我当这是谁呢。这不是谢小郡主吗?”

    谢流萤的筷子一顿。

    那个人继续道:“被人赶出侯府,现在沦为街边的一条狗了。真是可怜啊。”

    小桃用眼神问谢流萤,谢流萤微微摇头,示意不用理会。

    可是这个世界上,有时就是你不去招惹别人,有人会主动送上门找茬。

    那个喝的有些多的肥胖男子,一身酒气熏熏摇摇晃晃的走过来,坐在了谢流萤旁边的位置上,手中还拿着酒碗,双眼迷醉,满脸的肥肉随着笑容微微颤抖,“看你这么可怜,要不要做本大爷的小妾啊,保证你后半辈子吃穿不愁。”

    谢流萤半抬着眼皮,看了一眼旁边的色迷迷的肥猪。

    再瞟了一眼那边的桌子,几个中年男人喝着酒,都有些醉醺醺。眼神都带着看热闹的意味。

    “装!继续装!还把自己当郡主了?以前有谢小侯爷护着你,我看现在谁还会护着你!!”

    这肥猪说着一只手就要过来搂谢流萤的肩。

    谢流萤站起身,一拳就把这个脑满肠肥的男人给踢倒在地,整个饭桌也被掀翻了。

    那肥猪虽然喝多了,但还保持着几分清醒,似乎没想到会被人踹翻,当下就恼怒,摇摇晃晃站起来。

    咒骂着。

    “你敢打老子!!你真是活腻了!”

    小桃不知所措的低声叫道:“小姐……”能来沁水楼消费的都是京城的有钱人,小姐这么做,会不会得罪人啊。

    谢流萤道:“忍一时越想越气,打一拳先爽为敬!”

    小桃:“……”确实挺爽,但他们现在势单力薄,的确没有背景。一旦被找茬的话,说不定要吃牢饭……

    谢流萤眼瞅着那个肥猪又爬起来了,示意小桃:“你站一边去!看本英雌怎么教训这个挨千刀的!”

    那肥猪爬起来后,猩红的眼睛似乎清醒了一些,指着谢流萤的鼻子道。

    “你一个小丫头,你竟然敢在本大爷面前嚣张,你以为你谁啊,没了安国侯府的庇护,你连个屁都不是!!”

    “等我把你杀了,你就知道我有没有能耐了。”她确实斗不过暗阁的顶级杀手,但若是连这个脑满肠肥的蠢货都打不死,那还出来混什么!

    谢流萤直接抄起手中的板凳,将那只肥猪踩在脚底下,如同打死猪一样,将肥猪给打成了猪头。

    打完后,她将凳子扔到一边。

    那死肥猪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靠在墙上,整张脸肿成了猪头,“你,你等着,我要去叫人。等会就弄死你这个小丫头。”

    二楼的气氛一下子很热闹。

    很多人都亲眼目睹了这一场单方面的“打斗”,沁水楼消费的可都是权贵,很多人都认识“谢小郡主”,当然也知道谢流萤如今的处境,已经不是“谢小郡主”了,就是个毫无背景的小姑娘罢了。

    但同时又忌惮着这个小丫头。

    因为“谢小郡主”以前在京城臭名昭著,上流圈子都知道她的性情和脾气。

    这让大家不免有些坐山观虎斗的心态。

    想看看谁会做出头鸟,在谢小郡主落魄后,先招惹她,如果没有人替她出头的话,他们才好冲上去,将她“分尸扒皮”!

    如果运气好捡个漏,将这只小母猫带回去,好生调教一番,成为禁脔更好。

    谁让“谢小郡主”的确是个美人胚子呢!

    就在二楼一片看热闹的状况下,楼梯口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谢流萤。”

    这声呼唤在吵杂的气氛中,就像是一颗小冰块落入冰湖中。

    所有的人登时都扭头,朝着楼梯口看过去。

    一身黑色衣袍,犹如死神降临,脸上戴着一面修罗面具,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

    “这个人……”

    大家先是有些懵逼。

    随后有一个人还算识货,呢喃着:“暗阁的阁主……”

    暗阁?

    阁主……!!

    暗阁是什么组织大家都清楚,但是暗阁的阁主,那可是很少出现在公共场合的人物!

    “你们别太慌张,这一定是假冒的暗阁老大!!”有人忍不住的出声安抚着大家。

    但慌乱的语气泄露了内心的害怕。

    其他人也纷纷道。

    “对,没看到他单枪匹马的出现吗!”

    “怕个鬼啊,我不信暗阁的阁主会跟谢流萤认识。”

    倏地,就在一片寂静中。

    有人道。

    “据说谢流萤离开安国侯府,为了彻底断绝关系,给了侯府九万两,就是暗阁替她出的钱!”

    哈?

    这个大新闻打的很多人措手不及。

    难不成,这前任的谢小郡主跟暗阁的这贼人有勾结?

    或者是阁主的禁脔吗?

    怪不得都不是皇亲国戚了还这么嚣张,敢情是有备而来啊。

    谢流萤反应也很快,虽然不知道鬼面男子为什么会出现,但对她来说是绝对的好事,谢流萤当机立断,自来熟的上前。

    笑意盈盈的道。

    “阁主大驾光临,来找我喝酒都不提前说一声。快请坐……”

    刚说完,就打算回头亲自给人擦擦板凳,结果发现桌子被她刚才掀翻了……

    “那个……”谢流萤尴尬的挠挠头。

    赶紧道:“小二哥,再准备一桌子,我要跟阁主开怀畅饮!”

    店小二忍住腿软,吓得赶紧去准备了。

    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二楼的狼藉被打扫的干干净净,那一桌看热闹的人匆匆下楼,跑的干干净净,其他人是又紧张又激动又要装作不在意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睛却不时的偷瞄着这边。

    对于大多数京城人士来说,暗阁非常的神秘,暗阁的杀手基本上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

    暗阁的顶头老大就更是神秘了。

    据说,没有人见过阎魔公子的真面目!

    如今,那个神秘的大人物就普普通通的坐在旁边……

    谢流萤一边倒着酒,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这个鬼面男子,“阁主……”

    鬼面男子:“?”

    谢流萤把酒给他递过去后,才猛然一顿:“您戴着面具,恐怕不方便喝酒……是我唐突了。”

    鬼面男子:“……”他不想告诉她,他这个面具是由特殊材料打造的,很柔软,是能喝酒的!谢流萤道:“阁主,您突然出现,是不是想好让我做的第一件事了。”

    “不是。”

    鬼面男子道:“只是随便转转。”

    “哦……”

    随便转转吗?

    正当谢流萤有些迷惑他的来意时,那个肥猪带着几个护院跑上来了,叫嚣着。“死丫头,本大爷回来了,现在就要你好看。”

    说罢,就吩咐几个护院打手:“把这个臭丫头给我抓住,本大爷要把她带回去先奸后杀!”

    “好的,老爷……”

    几个打手就拎着刀冲过来。

    谢流萤:“……”至于在阁主的面前找我茬吗?

    她正要起身,跟这个打手拼个你死我活。

    说时迟那时快,鬼面男子从筷子笼中信手一抓,然后随手一扔,那几个打手就凌空向后飞去,然后都被钉在了墙上……

    脖子中间多了一根筷子……筷子生生的插穿脖子,进了墙内。

    谢流萤的眼珠差点瞪出来了。

    其他二楼的宾客也被惊得是一脸呆滞。

    随后回神,才忍不住的一阵后怕,喂喂喂,这出手太狠毒了!!不愧是暗阁的阁主啊,很多刚才怀疑鬼面男子身份的人,此时心头凉嗖嗖的。

    幸好只是怀疑,没有挑衅,否则就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只脑满肥肠的肥猪,只感觉风声划过,下一秒,看到自己的打手被人用筷子钉在墙上,顿时脸色发白,吓得滚下了楼梯!

    店小二给这一幕也给吓一跳,一边想着,幸好流的血不多。

    一边差遣着下人赶紧抬走尸体……

    ***

    谢诗雨带着丫鬟碧云在东大街散步,刚去了胭脂铺买了两盒胭脂香粉,出来后,路过沁水楼,就见一伙人匆匆跑出来,还说着那真是暗阁的阁主……

    谢诗雨吩咐丫鬟问了一下,确定暗阁的阎魔公子在楼上,当时兴奋又紧张起来。

    这暗阁有她的情报。

    如果被揭穿,她就很难做人了,眼下只有“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要主动接近他,勾搭上手。阎魔公子就不会揭穿她的秘密了。

    谢诗雨思及此,主动要进去,却被丫鬟拦住了。

    “小姐,还是别上去了……那阎魔公子据说身手比大公子还要厉害!号称宗师以下第一高手。万一他哪根筋不对,出手伤了您可就不得了了。”

    谢诗雨想了想,还是决定上楼看看。

    比哥哥还厉害的高手,不见识见识怎么对得起这次的“偶遇”。

    谢诗雨一进沁水楼,就见到一个肥猪从二楼滚下来,在肥猪惊慌的跑出去后,谢诗雨带着丫鬟匆匆上楼。

    刚一上楼。

    就看到那个戴着修罗面具的男子,一身肃杀又冰冷的气息,坐在那里。

    饶是这样。

    谢诗雨却觉得他有一种超凡脱俗的出尘气息。

    谢诗雨刚要走前,却在目光触及鬼面男子对面的小姑娘时,微微一愣。

    谢流萤???

    她抿了抿嘴角,仍然坚持上前,故作不经意般的偶遇,装作若无其事道。

    “你好,阎魔公子。”

    谢流萤挑了挑眉梢。谢诗雨怎么来了?!

    鬼面男子掀起眼皮,看了一眼谢诗雨,问:“你是谁?”

    谢诗雨微怔,面色有些尴尬的红了起来,旋即娇嗔的道:“我是谢小郡主,谢诗雨!”

    鬼面男子:“哦。”

    “您上次来安国侯府,我们见过面的。”谢诗雨努力的不去回想当时这人说过的话,她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只要能勾搭上这位阁主,她当年的那些秘密,就不会被拆穿!

    鬼面男子:“你确定我们见过吗?”

    谢诗雨一下子急了,这人有她的秘密,却认不出她,这也太荒唐了,她急着道:“流萤当时也在场的。”

    谢流萤:“……”跟我有什么关系……

    鬼面男子:“可能是长的太丑了,我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