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女频小说 > 穿成男主妹妹后偏要嫁反派大佬 > 第162章 我只是想看看她
    小桃也跟着一并上马车后,发现豫王爷不时的瞄过来看她,眼中还充满了疑惑和不解,像是要问什么,但又没问,这欲言又止的眼神,让小桃惊得心脏快从嘴巴里跳出来了。

    难道不是我这个姓有问题,是我有问题?我什么时候得罪过豫王爷,我不知道吗?

    小桃战战兢兢的说:“王爷,您,您您您,您有什么话便直说。是奴婢的姓氏,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叶臻收回了视线。

    “……”可是没有问题,您一直在用那种思忖的眼神盯着我啊!小桃心中委屈的快哭了。

    感觉这一段去往豫王府的路,长如万里。

    突然,叶臻转过头又问:“你懂医术吗?”

    “奴婢不懂。”小桃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心想,她要是懂医术,还能一直做丫鬟?随便去什么医馆当个抓药的跑堂,都比做丫鬟好!只可惜,她蔺小桃天生就是伺候人的命,除了伺候小姐,其他的都不会!

    叶臻道:“上个月底,你家小姐去过城西牛角山,念云寺。”

    小桃的心差点从嘴里跳出来,眼睛一瞬间瞪得老大:“您怎么知道?”

    “……”

    叶臻的眼睛倏地眯了起来。

    谢流萤去过?

    她去过……她当时穿的丫鬟的披风?!

    她还说她会医术,小桃刚才也明确的说,她昨晚上跟小姐在弄药草!说明她的确懂医术,难道说,当时在半道上救他的人,正是……

    叶臻看了一眼怀中,卷在被窝中,浑身湿透,脸色酡红,暴汗涔涔的少女。

    回到豫王府后,叶臻快速的将人给安置在了客房,跑去姓孟的药庐内,给她拿了几帖清热解毒的丹药过来,又让人去熬点退烧的汤药。

    一直忙到了黎明,给她服下后,他才稍微轻松了下来,坐在炕头,盯着炕上的少女,叶臻的眉眼皱的死紧。

    只要一想到可能是这个小丫头救他的。

    他就浑身不适应。

    或许……不是她!

    因为如果真是她的话,以这死丫头不待见他的程度,应该早就拿那次的救命之恩说事儿了,可惜她没有,说明什么?

    说明不是她!

    或者有其他的人偷走了蔺小桃的衣服……

    翌日

    安国侯府

    丫鬟叫谢诗雨起床,叫了三次,谢诗雨都没有回答,惹的丫鬟忍不住的冲到房内,就见谢诗雨瘫在床上,只剩下眼珠子能转。

    丫鬟扶起谢诗雨,谢诗雨一副娇弱的样子,睁着眼睛,眼神却很是疲惫,嘴里也说不出话。

    丫鬟见状,登时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去梧桐院找人了。

    “侯爷,夫人,小姐一直感觉身体酸软……”

    “诗诗病了?”赵氏一惊。怪不得昨晚上也没看到那丫头的人。

    “还不快点去请大夫。”安国侯心疼的吩咐道。

    陶总管很快就到附近的医馆内,请了一名老大夫,大夫来到凝香院,坐在床前,给谢诗雨把了把脉,期间,眼神一直很迷惑。

    一炷香的时间。

    大夫都没作声。

    这可把赵氏急坏了。

    拉着大夫,就问:“大夫,我女儿到底是什么病?”

    “这位姑娘没病。”大夫的表情很是尴尬。

    “可是她看起来没力气,连下床的劲儿都没有。分明跟吃了十香软筋散一样,你竟然说她没病!”赵氏头顶青筋直冒。指着谢诗雨,很是严肃的问大夫:“你看看我女儿都说不出话来了。”

    大夫一脸作难,脉象很正常,心跳也正常,难道是中毒了?

    正当他这么想道。

    安国候已经气愤的骂道。

    “真是庸医一个,滚!”

    赵氏拉着脸,吩咐陶总管:“再请个大夫来,要京城最好的大夫。”

    陶总管又派人去请了京城第一名医陆希夷,陆希夷是东陵国京城名气最大的神医了。

    但陆神医的号早就排完了。

    第二天早晨,抽了个空儿,拨冗来到安国侯府,陆神医先给谢诗雨诊了诊脉,眉头当时就拧成了麻花,沉默了很久。

    安国侯忍不住问:“神医,我们家诗诗是中毒了吗?”

    “精神很萎靡。但脉象很强劲,没有微弱的迹象,至于为什么小姐浑身没力气,这,老夫也不得而知,这样吧,老夫开两贴药先吃着……”陆神医很是谨慎的道。

    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安国侯痛骂道:“你这个庸医!你都说不知道,还敢乱开药!滚!”

    陆神医:“……”

    无奈的看了一眼安国侯。

    什么话都没说,就离开了安国侯府。

    离开侯府时,老头子还在挠着头,有些不解的想。

    那小丫头的脉象,真的是太奇怪了!真是晚节不保啊。

    竟然还能遇上他都看不出的病。

    这如果是某种毒的话,那毒性也太奇怪了。

    连续两个大夫都对谢诗雨的病很是没辙,这让赵氏顿住六神无主起来。

    忍不住的用手绢抹着眼角的泪。

    “老爷,女儿都成这样了,一定是那天,那暗阁的阁主对咱们女儿做了什么。”

    她很是坚决的怀疑道。

    安国侯:“……”

    赵氏越想越不对:“他当时说女儿已经经历过什么,那种话,把诗诗给吓到了,所以一下子病倒了。都是他瞎威胁人!”

    安国侯心底也对鬼面男人感到怀疑,但他可不想跟暗阁为敌,“先不说那些。”

    在谢长靖刚过来查看谢诗雨的病状时,安国侯吩咐道:“靖儿,去请一下太医院的胡太医。”

    “好。”

    谢长靖见谢诗雨很不对劲,也没敢耽搁,就赶紧去胡府请胡太医了,胡太医是宫内太医院的院长,医术应该比陆神医还高明点。

    胡太医向来很欣赏谢小侯爷的为人,所以立刻就跟着谢长靖来了安国侯府。

    仔仔细细的给谢诗雨诊脉。

    赵氏和安国候都站在旁边没敢做声。

    胡太医诊脉完毕,又看了一下谢诗雨的舌苔和眼白,“诗诗姑娘的病,有点奇怪。确实没病,也没中毒。”

    本来抱着最后希望的安国候和赵氏,一下子彻底慌了。

    谢振远这次可没有在痛骂大夫,只能小心的问:“可是我女儿……”

    胡太医一脸纠结:“老朽看不出她生了什么病。”

    “太医啊,你说我女儿的病,会不会是之前受刺激过度导致的。”赵氏忍不住的就怀疑着那个暗阁的鬼面公子。

    “受刺激……?”胡太医疑惑。

    赵氏言之凿凿的道:“有的人说了某些话,让她受到了刺激。”

    受刺激能变成这样?那这个刺激可不小啊,胡太医又给谢诗雨把了把脉,最后丢下一句:“如果是这样,恐怕老朽也没辙了。你们……准备后事吧。”

    安国候和赵氏当场脸色发白。

    赵氏噗通一下就跪在地上,抱着胡太医的腿,求着。

    “胡太医啊,你可不能说这种话啊,我闺女失踪很久,刚找到!!怎么可以死呢,您一定行行好,救救我女儿。您可是太医啊,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胡太医一脸犯难:“老朽真无能为力。”

    说罢,胡太医就给谢小侯爷做了一个很抱歉的样子,拿着药箱,匆匆的离开了。

    连续三个大夫,其中两个都是神医,都给谢诗雨下了准备后事的话,这可把安国候和赵氏打击的不成人形。

    二人站在凝香院内全都面无人色。

    良久,安国候终于一咬牙:“恐怕是那暗阁的人下的毒。”

    “一定是。”赵氏附和道。

    一直默不作声的谢长靖,见爹娘看过来,他点点头:“我去找暗阁的人算账。”

    安国候立刻吩咐道:“靖儿,你一定要把解药拿回来啊,不然你妹妹可就要香消玉殒了。”

    谢长靖心头很烦躁,萤儿刚离开谢家,他的心情已经非常糟糕了,没想到,妹妹诗诗又中毒了,俗话说得好,真是祸不单行!

    谢长靖整个人快爆炸似的,恼怒烦躁的跑到城西的暗阁总部,直接翻入了高墙内。

    站在暗阁的院内。

    谢长靖一身狂躁的气息,冷喝道:“阎魔公子,给我滚出来。”

    守卫被这个突然闯入的人给吓一跳,全都严阵以待着。

    有人赶紧进去通知了寒澈。

    寒澈还正在算账,拎着金算盘,就一脸无语的走出来。

    一看到谢小侯爷就来气。

    害他损失了很多钱!!

    寒澈语气也很是不善:“你找我们家老大有什么事?”

    “我妹妹中了毒,一定是你们暗阁给下的。”谢长靖理直气壮的道。

    “下毒?”

    寒澈稍微愣了一秒。

    关于安国侯府的情报,已经全都在掌握中,他还在好奇谢诗雨的事儿呢,这谢小侯爷竟然找上门了。

    寒澈也没给好脸色,反唇相讥道:“谢小侯爷还真是看得起我们暗阁啊,我还想问你们谢家呢,是不是觉得谢流萤离开谢家,你们脸面过不去,所以故意给谢流萤姑娘下毒啊?她从你们家走了后,到现在昏迷两天还没醒呢!”

    “萤儿……她也……”谢长靖听闻谢流萤也中毒了,一下子面色大变,呼吸都差点停止了。

    寒澈讥诮的冷笑道:“我们家老大刚给谢流萤姑娘还了钱,赎了身,还没能用她做点什么事呢,这就中毒倒下了!一病不起。我暗阁还没上门找你们算账呢,你倒好,主动送人头!”

    那丫头被某人接走,目前住在豫王府内。到底什么病寒澈也不知道,但反正能拿来将谢小侯爷一军,何不用用。

    寒澈怒极反笑道:“谢小侯爷,你要是那么讨厌痛恨谢流萤姑娘,给人下了毒,就早早的交出解药,省的大家脸面都不好看。”

    谢小侯爷气急败坏的道:“萤儿是我妹妹,我怎么可能给她下毒。”

    寒澈嘲弄的看了一眼谢长靖,凉凉的道:“那谢诗雨又跟我们有鸟关系,我们暗阁好好的给她下毒,是有毛病吗?”

    谢长靖被反问的哑口无言,“你确定不是你们干的。”

    寒澈不回答,伸出手,面无表情道:“总之,先把谢流萤小姐的解药拿出来,您再离开吧!”

    谢长靖英俊的脸紧绷着,不由得朝着屋子那边望去。

    “她现在人在哪儿?我要去看看她。”

    “不必,不用惺惺作态。”寒澈冷冷的看他一眼,然后转身吩咐道。

    “阿金,阿木,送客!”

    “遵命。”

    院中的两个守卫犹如幽灵一般的期近谢小侯爷,眉眼格外冷漠,“请吧,谢小侯爷。”

    谢长靖:“……”

    离开暗阁后,谢长靖的脑袋非常的混乱,谢诗雨中毒已经够糟心了,如今又听到萤儿也中毒了,为什么没人告诉他……

    对了,她已经离开王府了。自然没人会通知他。

    寒澈刚坐下盘账,想了想,还是让阿土告知那家伙一声,省的“谢流萤中毒”一事穿帮了。

    谢长靖找到高肃后,就派高肃去寻找谢流萤的踪迹,不到两炷香的时间,高肃就回来禀报。

    谢长靖直接冲到豫王府。

    在花厅等了一炷香时间,叶臻才姗姗来迟的会见。

    谢长靖开门见山道:“萤儿是不是在你豫王府。”

    “你要来送解药的吗?”叶臻更是直截了当。

    谢长靖:“………………”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半响,谢长靖讷讷的道:“我只是想来看看她。”

    “别故作姿态了。我家的大夫正在全力抢救。等她醒来,本王会告诉她,您来过。”

    叶臻黑邃的眼,深深地看了一眼谢长靖。转身便道。

    “红珠绿云,送客。”

    “遵命。”

    红珠和绿云两个丫鬟就笑着走到了谢小侯爷的面前,做出了一个请的架势。

    这跟在暗阁遭遇的状况如出一辙,让谢长靖又是尴尬,又是没辙。

    只能一边祈祷豫王府的大夫能救活萤儿,一边无奈的返回安国侯府。

    赵氏像是看着救世主似的,望着谢长靖:“靖儿,怎么样?有没有拿回来解药。”

    “没有。”谢长靖面如死灰的摇头。

    赵氏像是霜打的茄子,脸色黯然的坐在椅子上,面容颓丧。

    安国侯的表情也是一片僵硬。

    他们的女儿,要……香消玉殒了?

    谢长靖薄唇紧抿,重重的道:“萤儿也似乎中毒了,两天都昏迷不醒。目前被带到豫王府,正在救。”

    这消息又像是晴天霹雳似的,打击的两老瞠目结舌,不知作何反应。

    良久。

    赵氏才呆呆的道:“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是谁给她下的毒,又是谁给诗诗下的毒,难道故意要杀了谢家全部的女眷吗?”

    谢长靖的双拳紧握,垂在身侧。

    鱼叔听闻谢诗雨重病,又听说谢流萤中毒,他也不禁皱起了眉。

    ……

    另外一边。

    昏迷不醒的谢流萤,可不知道,自己只是嘴里受伤发炎又疲劳过度导致的高烧不退,被人以讹传讹,变成了中毒昏迷,卧床不起……

    如果她知道的话,她肯定要“垂死病中惊坐起”!证明一下自己的生龙活骨!

    与此同时,孟半仙回来后,就给谢流萤重新炼制了退烧的药丸,让她吃了后,他手中拿着一个象牙,正在静心雕琢着。

    叶臻每天都来看两次谢流萤,发现她一直没醒。

    “你确定她没事?”

    “我确定。”

    “那为什么一直没有醒?”

    “这一次睡够,就会醒了。”

    “哦……”

    “你突然很关心她啊。”

    正在雕琢象牙的孟半仙,倏地回头,看着眉眼俊美矜贵的男子,只是笑……

    叶臻急忙撇清关系道:“谁关心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