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女频小说 > 穿成男主妹妹后偏要嫁反派大佬 > 第15章 救人之人什么人
    “就算救不了我也没关系,至少得救救哥哥和安国候夫妇俩。”眼瞅着他不说话,谢流萤那叫一个着急啊,捶着桌子:“真的没有办法吗?”

    孟半仙:“……”她说的是安国候夫妇俩,并没有说爹娘。

    谢流萤见还不说话,相当郁闷,不由得使出了激将法:“原来大名鼎鼎的半仙也不过如此,浪得虚名!”

    对面的男人跟个木头似的望着她,这可把谢流萤给气的无话可说。

    打算起身走人。

    孟半仙:“慢着。”

    谢流萤立刻扭头:“干嘛?”

    孟半仙慢条斯理道:“也不是没有办法。”

    谢流萤惊喜:“你有主意啊?”

    孟半仙伸出如云朵般细腻的手指,轻轻的扣了扣桌子,很少笑的他,笑的很是惬意,道:“先告诉我,为什么这个八字,会是直接凶手……”

    他很好奇,她说只是做梦,但却比会推演之术的他还要厉害。

    “这事儿说来话长。”

    谢流萤一脸为难。

    孟半仙:“不急,我有的是时间。”

    谢流萤感觉差点栽倒,她想了想怎么解释书中的故事,她在脑中稍微总结了一下,才三言两语的给他解释了一下那个大恶人怎么作恶,怎么跟她哥哥抢女人,怎么成为了千古一帝,又怎么搞垮了谢家。

    孟半仙听完了她罗里吧嗦的一堆话,“也就是说。你梦中,这俩人为了抢夺一个女人,这个人失败了,后来发疯了,登上高位上,杀了你和你全家…”

    谢流萤指着桌上苏清荷的八字道:“我是被这个女人杀的,我哥和我全家是被那个男人杀的。”

    孟半仙:“……”

    她要是不会衍数,为何会将未来知道的如此清楚,这世间有人会把梦境记得这么清楚吗?

    谢流萤:“有办法没?”

    孟半仙道:“只要你哥退出竞争不就行了。”

    谢流萤气的捶了一把桌子:“没用,那女人现在看上我哥哥了,一心要嫁入安国侯府。”假设她哥哥真的能退出竞争才好了,只可惜啊,那本书,她哥哥是可怜可悲可惨的男主角!无法退出竞争,她静静的看着桌上叶臻的八字:“不过如果这货现在就能登上高位,或许那女人会改变目标。我们谢家也会退出战争圈。”

    这货……

    孟半仙懒得纠正她的用词,看着桌上的两个八字:“其实,这俩人现在的缘分,还没有交集。”

    谢流萤:“……”

    孟半仙补充道:“至少八字上是这么显示的。”

    谢流萤着急道:“我都说了嘛,那是未来的事情!!”未来会发生的。

    谢流萤见他又不说话了,静静的看她。谢流萤异想天开的道:“难道说,只有我去勾引这家伙。”这可是B作战计划!“等他爱上我,说不定就不会跟这个女人有交集了,我们谢家也可以幸免于难。不过,要给魔头做舔狗啊,舔狗的下场都不得而死!我可不想做舔狗!”

    孟半仙看她一副自言自语的样子,不禁莞尔。

    舔狗,这是什么新鲜词语。

    这谢小郡主在京城不是恶毒跋扈的典范吗?怎么原来这么可爱吗?

    谢流萤扑到孟半仙旁边,抓起他的胳膊,疯狂的摇着:“你不是说给我想办法吗?有办法了吗?”

    孟半仙斜睨了一眼这暴躁的小兔子,从来可没有人敢对他这样,包括他的好友叶臻,这小兔子真是不把他当外人啊。

    他缓缓道:“有了。”

    谢流萤当即松开手:“那为什么不说。”

    “请半仙给你出主意,必须有代价。”孟半仙好整以暇的道。

    “代价是什么。”谢流萤问。

    “肉偿。”孟半仙道。

    “啥?”谢流萤刚端起茶杯,手中的茶杯咚的一声掉在地上,应声碎裂,茶水顺着嘴角咻咻咻的流下来,落在衣服上,也忘记了擦,两只眼睛瞪得跟鸡蛋似的,圆圆的,傻傻的望着孟半仙,喃喃自语着:“半仙这么正人君子,绝对不是这种卑鄙小人!肯定是风声太大,我听错了。”

    “肉偿。”孟半仙只好再重复了一遍。

    谢流萤:“……………………”

    这次听的清清楚楚!

    他说要肉偿诶。

    之前她完全是在开玩笑,因为笃定这男人是绝世仙人等级的优雅高冷,才不会说出这种话呢,没想到啊没想到。

    谢流萤的眼圈一下子红了。

    “你你你你,你欺负人!”谢流萤脸色爆红的看着孟半仙,心想,怎么可能呢,书中写的孟浮生是个极为清雅出尘的人,不太沾染世间尘埃。他精通大衍天机诀的推演之术。最终成为叶臻身边的国师。

    一生未娶!

    孟半仙满意的看着某个张牙舞爪的小兔子被气的脸红了。

    “你别逗我了。”谢流萤见他不说话,就觉得自己被耍了,不禁嘀嘀咕咕着:“哼!也不看看自己的命数,你这家伙自命清高,自诩自己谪仙转世,这辈子看不上任何女人。最终一生未娶!还敢在这里调戏我。哼哼!~~~”

    “……”孟半仙的眼睛倏然眯起。

    他的八字和命格是没有人知道的,这小兔子怎么会知道!又怎么知道他的未来。

    连他自己都算不到自己的未来!

    谢流萤见他又难以理解的表情望着自己,诧异道:“你看我干什嘛!~你作为未来国师,肯定知道自己的命格!所以就别跟人家开玩笑啦!”

    本来孟半仙的确是带着点开玩笑的意思,但现在,他可一点也没有开玩笑了,她都算到他未来是孤身一人了,既知宿命,就肯定要打破宿命。

    “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如果答应,就派下人寄一封信给我。”

    谢流萤豁然而起:“你玩真的啊?”

    “我看起来像是说笑的吗?”孟半仙似笑非笑的望着她:“只要你答应,我便给一个让你们谢家活命的主意,也包括你的命。”

    谢流萤气的骂道:“无耻!”

    孟半仙看着这暴躁的小兔子气的炸毛,然后气呼呼的走人,唇角勾起了一抹深意的笑容。

    京城人人唾弃的恶毒小郡主,真是有意思极了。

    ——谢流萤离开后半个时辰,孟半仙的房间门又一次被人推开了,孟半仙还以为是小兔子又回来了,结果看到一身黑衣的男子,走路摇摇晃晃,脸上的面巾也半挂不挂在脸上快掉下来,腰间还带着伤,手中却抓着一件毛领披风,像是女式的。

    孟浮生吓了一跳,快步走过去,把他扶过来。

    “你怎么搞的,浑身是伤!”

    “刺杀燕国来使邵元君,对方是燕国第一高手!只不过出手太卑鄙了,刀上淬了毒。”叶臻的精神浑浑噩噩,吐字不是很清晰。

    躺在罗汉床上,精神涣散。

    孟半仙给他把了把脉,又检查了一下伤口。发现他中了断龙毒,但是毒性被人用简单的药草就抑制住了。

    “你在来找我时,遇到了什么人吗?”有人给他封住了毒,避免毒扩散到五脏六腑,还简单的处理了下伤口。

    看着伤口上残留的药草汁液,孟半仙好奇极了,这到底是什么人,医术很奇特。这几种药草的组合,可不是普通大夫能想到的。

    孟半仙拿出七花琼露喂给他喝,七花琼露是他特制的解毒剂,天下奇毒皆能解。

    最近刚炼制了一瓶,就被这家伙又浪费掉了。

    叶臻的呼吸稍微平静了些,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那个淡青色的披风,孟半仙顺势看过去,将这件毛领子披风拿起来看了两眼,这式样这料子这质地,应该是京城某个大户人家的丫鬟冬季外袍。

    估计是怕山上气温低,特地带上来的。

    难道是一个丫鬟救了他?

    他翻到了领子内,发现那里绣着一个名字,歪歪扭扭的字体。

    【蔺小桃】

    “是一个叫蔺小桃的丫鬟救了你。”孟半仙给他看衣服上的名字。

    叶臻:“……”

    救,吗?

    尽管他当时意识模糊,但他可清楚的记得,那个人绝对不是想救他,至于原因,他也不明白。

    “你还记得对方长什么样子吗?”孟半仙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医术高超,能医治这断龙毒。这个叫蔺小桃的丫鬟,到底是什么人。

    “隐约记得那个小矮子耀武扬威的样子,但长什么样子,记不清楚了。”叶臻闭上眼睛,声音很轻。

    孟半仙帮他脱掉身上的黑衣,一边盖上被子,脑中想着谢流萤说的这人未来的命运,以及会跟某个女子纠缠,还黑化的事情,他问。

    “九爷,近期可有遇到感兴趣的姑娘。”

    “是有一个……”喝了药的原因,精神越发的涣散,声音很模糊。

    “谁?”

    雕花罗汉床上,只剩下男子浅浅的呼吸。

    孟半仙沉默片刻,看来只有等他醒来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