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女频小说 > 穿成男主妹妹后偏要嫁反派大佬 > 第10章 山中对付半死男
    谢家的地盘不在京城,是在信陵城。

    至今安国候谢振远和夫人赵氏都住在信陵城。

    三年前,十五岁的谢长靖带着十二岁的妹妹谢流萤来京城求学,这也是安国候的意思。

    因为东陵国的京城最为繁华,上乾书院是东陵国的太学,这里有东陵国最好的教书先生。

    而且安国候让谢长靖来京城,不止是上学念书,更主要提前跟官二代们打好关系,届时谢小侯爷也好在京城大展拳脚。未来会走的更加顺遂些。

    谁知道,小郡主在信陵城作威作福惯了,来了京城依旧保持着嚣张跋扈的本色,一点都不惧京城的各方势力。

    搞的这三年内树敌一大堆。

    幸好小郡主容姿端丽,眉目如画,又有一个妹控哥哥护着,否则真早被打死了。

    在被群殴的危机之下,谢流萤摸着下巴:“我有个主意。”

    然后拉着小桃上马车一阵窸窸窣窣嘀嘀咕咕。

    等下马车后,小桃拉了拉这稍微有点大的郡主服,然后看着换上丫鬟服的谢流萤,一脸委屈又可爱的蹙着眉。

    “奴婢这么穿……万一被人看到了,也太没规矩了。”再说了,小姐身材又高又瘦,她个子矮,这衣服穿起来,都不像个样子。

    谢流萤倒是很满意身上这件,浆洗的粗布丫鬟服。

    “这么打扮,上山应该不会被群殴。”

    小桃缩在马车上,山顶气温低,总得拿点厚衣服保暖。特地给谢流萤找了一件丫鬟式样的毛领子披风。

    然后又有些紧张兮兮的探头探脑,片刻后,整理了一个小包袱,递给谢流萤。

    打开后介绍道。

    “这是银两,给寺庙的香火钱,这是随身医疗包,万一被擦破皮,里头什么药膏都有,这是一双新鞋子和袜子,回来时换一双新的,脚会舒服点,这是一盒小点心,万一饿了就吃。这是水壶。”

    “……”老妈子吗?

    谢流萤看着小桃担忧的脸色,无奈的将包袱背在身后,然后开始为上山做热身运动,伸展着胳膊和腿。

    小桃看的一脸目瞪口呆。

    “小姐,您在干什么?”

    “热身!”

    两个护卫也一脸担忧,但小郡主说话向来都是说一不二,谁也不能改变。

    谢流萤示意他们把马车驾驶到附近的客栈,几个人先去休息,她三四个时辰后就会回来。

    小桃一脸忧心忡忡的看着背着包袱独自上山的谢流萤。

    郡主啊,您可千万要平安归来!

    谢流萤倒是一脸郊游的架势,背着小包袱开始爬山。

    兴许是因为起得早的缘故,上山的人并不多,只有零零散散的香客,在虔诚的爬山,准备到念云寺上香。

    这位穿着丫鬟服的小丫头,自然就没人注意了。

    再说了,都是京城的普通香客,就算谢流萤长的稍微有些明艳美丽,大家也只会想,这哪个高门望族家的丫鬟而已。

    谢流萤庆幸原主的身体素质不错,像是常年用药养出来的,体能不错,还会点三脚猫功夫,遂不至于走个山道台阶,就一副林黛玉似的病怏怏样子。

    她神采奕奕的爬了一半,然后看到旁边有条似乎更近的路,不禁好奇的问一个上山的香客。

    “为什么没人走那边?”

    老婆婆见丫鬟长的姿容端丽,便和气的回道:“那里是近路,但却异常的陡峭。容易掉下山崖。”

    “……”

    放着近路不走,一个个脑袋有坑。

    谢流萤谢过老婆婆之后,就径自转向了那边的近道,走上了第一个平台后,谢流萤看到所谓的近道,狠狠的吸了口气。

    这跟华山的长空栈道差不多的结构。

    比那个还艰险。

    在万仞绝壁上,凿出可以放脚的条石路面,宽约四十公分,想走过去,得面壁收腹,屏住呼吸,并且另外一边有山谷内猛烈的寒风,刺骨如刀。

    近道虽然陡峭,但这对于以前爬过了国内几大名山的谢流萤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她走过了长约三里路的近路后,在一个平台上休息了片刻,道路又开阔了几分,变成了白石台矶。

    谢流萤从包袱内摸出点心,边吃边唱着。

    “小麻小儿郎啊,背着那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不怕那……”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不等……”

    正兴高采烈的解闷着,草丛们一阵阵响动。

    “咦?”

    谢流萤当时顿住,将点心一口塞进嘴里,从腰间拔出一只匕首,谨慎的朝着草丛走去。

    “什么声音!”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倏然从草丛内奔出来,犹如离弦的箭。

    有杀气!

    对方身手极快。

    谢流萤没反应上来,那个人影就期近,旋即一把剑就放在了她的脖子上。

    谢流萤登时挑眉。

    观察着对方的身形和气息。

    看身形,很瘦很高,大概有一米八七左右,穿着一身夜行衣,蒙着面,身上散发着阵阵寒气,腰间还在流血,气息也不稳定。

    露出在外的眼睛有些毫无焦距。

    谢流萤在现代时,出身岭南谢家,谢家是古武世家,所以她精通各种格斗术,跆拳道柔道泰拳空手道以及剑道点穴缩骨……

    这也是为什么从医科大学毕业后,被刘将军挖去特战队做军医的原因。

    用刘将军的话说,底子好,耐操。

    ……

    她想,这人怕是受伤了,又走火入魔了。

    腰间没什么大伤,却能让气息变成这样,恐怕伤口有毒。

    现在拿剑指着她,估计也只是凭借着仅有的意识在行动。

    蒙面男子声音沙哑粗噶:“你是谁——”

    谢流萤:……

    她还想问他是谁呢!

    “你是谁派来的杀手,别以为发现了我的踪迹……”那个蒙面男子边说话,身体摇摇欲坠,如秋风中的落叶。

    谢流萤发现他周身的寒气越来越盛,让周围空气都变成蓝色,逐渐枯萎的山崖边的树枝都迅速结上了一层霜花。

    她只感到微微凉意,没觉得太冷。

    谢流萤没空去深思其中的原因。

    蒙面男子晃着脑袋,似乎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你为什么不说话。”

    谢流萤摊摊手,淡定的望着脖子上的那把刀:“大哥,您都意识不清晰,流血流成这样了,还有空拿剑指着我。”

    蒙面男子握着剑的手抖了抖。

    谢流萤反应极快,蹲身猫腰,一个回旋踢过去,就把这个浑身寒气的蒙面人给踹到了山壁上,她的脚放在他的胸膛上,重重的踹着。

    然后右手的匕首,刷一下就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嘿嘿阴笑着。

    “对付高手打不过,对付你这种半死的家伙,还真是绰绰有余呢。”

    那蒙面男子显然已经晕过去了,没了意识。

    欺负一个死人有什么意思。

    谢流萤松开了脚,那人倒在了地上,“让老子看看你这个贼人长的什么鸟样。”

    谢流萤一把拽掉了蒙面男子的黑色面巾,面巾之下的脸让谢流萤呼吸一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