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网游小说 > 魅力太高怎么办 > 023、洛丁城的夜
    月黑风高,杀人之夜!

    艾伦大陆的月亮大部分时间是红色的。

    今儿晚上风平浪静,所以适合修房子,不适合杀人。

    穿上狼皮套装,锋利的匕首被一头苯熊搞丢了,李茶换了柄新的。

    悄悄地离开别墅,进入圣安村,李茶在阴影中行动的动作愈发的娴熟。

    但有一只灰狼不知什么时候跟在了他身后。

    李茶扭头瞪它一眼,手指安德烈农场,低声说:“滚回去睡觉。”

    灰狼怂了,使用打滚儿的方式消失在夜色之中,可当李茶到达目标地点的时候,又冒了出来。

    它做了睡觉的动作,然后竖起耳朵,睁开眼睛。

    意思好像是,睡过了睡不着。

    紧接着灰狼又开始表演。

    转圈打滚儿基本操作而已,它能打能扛能跑,还能帮主人望风,它是狼,决计不会暴露主人的秘密。

    表演李茶没兴趣,忽然对灰狼的后背产生了兴趣。

    “游戏里许多野兽可以做玩家的代步工具。”

    随即李茶骑到狼背上,抓住狼脖颈处的长毛,感觉有点矮——

    “叮”~

    提示:你获得了【成熟期的灰狼坐骑】,切换骑乘状态,移动速度+60%,由于灰狼尚未成年,全速奔驰10公里后速度下降。

    敲了敲灰狼的脑壳,李茶翻身下来,“可惜是头幼狼……没关系,幼可以慢慢养,等天亮了找地方给你打一副狼鞍,今后短途旅行就靠你了。”

    说完,小灰狼又一次进入沾沾自喜的状态,昂首挺胸,狼眼朝天。

    李茶不再理它,眼看塌了小半的房子,默念:让这栋房子变回普通民居的状态。

    顿时。

    地上的碎石头动了起来,废木废土废物漂浮,至高魅力天赋似乎是要以可再生资源修缮房屋。

    一道金色的光柱冲天而起!

    魅力值-5。

    须臾之后,不光是损坏部分,整座砖木房焕然一新,院墙大门也跟着得了好处。

    骄傲的小灰狼眼睛一闭一睁,被吓坏了,非是狼嘴被捏住,肯定要嚎出来。

    李茶悄然对它说:“今天晚上跟我修房子,修完踏踏实实回家睡觉。”

    下一目标距离不过300米,李茶骑狼。

    农场主的慵懒技能属于被动技能,李茶用精神抗贪睡,但不得不承认,它潜移化的影响着自己的“主人”。

    黄色区域修缮一座院子5点魅力,准确的说是平均一座消耗5点魅力值,至高7点至少3点,摸一下即可完成,浪费的主要是走路的时间。

    安德烈农夫的宿舍里,一名小男孩半夜被尿憋醒,上过厕所,刚好看到圣安村方向的金光。

    “妈妈,有流星,我瞧见流星啦!”

    男孩的母亲把人抱过来,轻声说道:“现在是睡觉时间小尼尼,你不能打扰别人休息,明白吗?还有,妈妈告诉过你见到流星闭上眼睛许愿,这样愿望才能实现,所以你该闭上眼睛了。”

    “嗯嗯。”男孩闭上眼,嘴里念叨着什么

    洛丁城的夜与圣安村大不相同,哪怕是寒冷的冬季,也有可能狂欢到天明。

    洛丁赌场是城里娱乐地点之一,在这里只要有钱,几乎能够买到任何东西,包括几岁到几十岁的女人,让人兴奋三天三夜的小药片。

    当然有钱人从来不会为这种新奇的小玩意发愁。

    今晚,赌场迎来了一位豪客,豪迈的豪而不是土豪的豪。

    此人只在前台买了10枚面值最小的筹码,价值不过1银币,转眼就变成了10枚金色筹码。

    而1枚金色筹码等于1个金币。

    叫做豪克的男人很快进入了赌场内部人员的视野,因为他的金色筹码正在增长至20、30、40枚。

    “老大,场子里好像来了个不懂规矩的赌徒。”

    二楼某房间,独眼汤姆报告道。

    癞皮狗伍德驰骋中,闻言保持原速说:“赢光他的钱,然后问问他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如果没有就杀掉。”

    “遵命,老大。”

    五分钟后,只剩一只眼球的汤姆来到赌桌前。

    对面的男人调戏赌场女郎ing,右手手指不断的在女郎后背臀部等区域摸索。

    起初长发女郎不肯配合,混迹赌场,或许需要出卖身体,但她们不是站街女郎。

    直到留着大胡子豪克将一枚金色筹码塞进那道紧绷的事业线,女郎才老实。

    独眼汤姆说:“这位先生看起来不像洛丁城人。”

    “不是本地人就不能来赌场赌钱吗,我怎么不知道。”豪克吸了口香烟,用其粗糙的嗓音说。

    独眼汤姆面不改色,“看来先生是不给我们老大面子。”

    “癞皮狗伍德,他人在哪儿?如果他亲口对我说,我或许会给他面子。”

    语罢,豪克继续吸他的香烟。

    金色筹码大赌局,不是每天都有,一些客人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赌盘前来观战。

    他们想看看今晚豪克究竟是带着满满的金币和美女离开赌场,还是像许多外地人一样,输光身上的衣服,被打出去。

    “快点啊,老子赶着回家睡觉呢?”

    “豪克豪克,刚才你不是说不赢一千金绝不走么,快点快点,下赌注!”

    观众中,一向不缺少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者。

    纸牌游戏,类似于现实世界的梭哈,每人最多五张牌,根据牌的花色顺序大小决定胜负。

    又过了一会儿,豪克将一老K按在桌上,由于刚刚他赌上了全部身家,一百多枚金色筹码瞬间翻倍。

    “吼吼吼!”

    豪克甩出二十多金,“把伍德那个家伙给我喊出来,这些就是你们的啦!”

    “吼!”

    “伍德、伍德、伍德,出来出来!!!”

    大厅内的喊声果真变得更大了,尤其是那些捡到金色筹码的人,简直是不要命的叫喊。

    “谁在叫我?!”

    二楼楼梯口,眼白的血丝尚未完全褪去的伍德怒道:“现在的小子都忘记了,当初我是凭什么坐上今天这个位置的。”

    手指豪克,“你想跟我赌?”

    “如果你不下来,我把赌场里的人全部赢光了也赚不到一千金,而且你这儿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说完这句话,豪克又将一枚金色筹码塞进女郎的事业线,第三枚第四枚……咦,竟然完全看不出变化。

    而原本高冷的女郎收获了这么多之后,变被动为主动,恨不得贴在豪克身上似的。

    “好,我就跟你玩两把。”

    走下楼梯,伍德坐上了之前属于独眼汤姆的位置。

    荷官发牌,一张10,一张5,豪克获得了数字较少的一张。

    豪克亲吻左手无名指上的蓝宝石戒指,第二张手牌果断提升到了Q,可惜花色不同。

    第二轮,伍德拿到了一张同花色的2。

    两人都不着急,继续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