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女儿你惹不起 > 第一百八十章终是相见
    秦天冷哼一声,手中剑气一闪,直接划过了潘灵天的喉咙。瞬息之间,潘灵天生机断绝,直到死去的那一刻,倒在地上,潘灵天也是死不瞑目。

    眼神之中满是难以置信和不甘之色,似乎还有些懊悔之意,只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结局已经注定。

    潘灵天身死,无论是潘撼宇还是潘家的五位老祖,皆没有半点悲伤之意。

    可,不管如何,装也是要装出来了,毕竟围观的人还有许多。败了已经是失了脸面了,若是再让旁人觉得,潘家人没有丝毫情义可言,那岂不是更有损声名。

    “秦天,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杀我……”潘家一位老祖毫无底气的说着,可还未将话说完,便被秦天一个眼神吓的不敢再说什么。

    随即,秦天冷冷说道,“希望你认清楚形势,潘家已经没了!”

    听到这话,潘家五位老祖的脸,一瞬间就涨成了猪肝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不论潘家已屹立数百年,单说他们五人,纵横江湖一生,入陆地神仙境,何等的风华绝代,惊才绝艳。

    几时受过这般屈辱了!

    可,识时务者为俊杰,到了这个时候了,他们也当真是硬气不起来了,除了认命,似乎没有其他路了。

    “潘家……败了,你打算如何处置,悉听尊便吧!”潘家一位老祖落寞道。

    英雄至此未必英雄了!潘家败了,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秦天笑了笑,“我倒是可以放过你们一命,潘家也可在。”

    “代价呢?”

    秦天微微一笑,“代价?你们只需要换一个家主就好。”

    潘家五位老祖对视一眼,齐声道,“潘家只能潘家人来当家。”

    虽然死亡已经逼近,他们也不想死,但是,有些底线总归是难以逾越的。潘家屹立数百年而不倒,只有其家族之风骨。最后的底线,必须以生命捍卫。

    秦天笑了笑,有坚守,有底线,这样倒也可以一用,“自然还是潘家人来当家。”

    听到这话,五人不由一喜,却也有些不敢相信,其中一人问道,“潘家何人?”

    “潘灵云!”秦天淡淡说道。

    什么!

    潘灵云?

    五人互相看了看对方,女人当家做主,这……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自古以来,女人当家者太少,尤其是他们这等世家,除非特殊情况下,绝对是无法接受女人当家的。

    而围观众人也皆神色精彩,

    “女人当家,放眼如今的世家,也没有一家如此,即便有女人掌实权,可名分上也是男人当家啊!”

    “若真让女人当家了,潘家是彻底沦为笑柄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巾帼不让须眉,女人就一定比男人差?荒谬!”

    “也是,封建之下的意思,不要也罢!”

    ……

    潘家的五位老祖则在不断的思虑着,总之是难以抉择。

    秦天冷哼一声,“看来是我的话让你们觉得有希望是吗?让你们左右摇摆了?

    只有两条路,要么奉潘灵云为家族,要么你们死,给你们五秒,选吧!”

    这……

    五人不由犯难,见此,秦天身上的杀意喷涌而出。众人心头不由一颤。

    潘家五位老祖也是知道,秦天可不仅仅是说笑那么简单,而是当真会动手的。

    “好!”潘家五位老祖中,有一人咬牙说道。

    妥协了,潘家妥协了,哪怕是让潘灵云当潘家的家主,好歹潘家还在,当家的也还是潘家人。

    “我……同意!”

    “同意!”

    就此,潘灵云成为了潘家之主,而此刻,潘灵云还尚且不知道。

    只是顾着从房间里跑了出来,门口那看守之人也实在拦不住了。

    秦天见此微微一笑,刚准备说什么,只见潘家五位老祖的背后出现了一道身影,一道令他魂牵梦萦的身影。

    一女子一身休闲装,白色上衣,黑色的下衣,面容绝美,似九天落下的仙女。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绿波。

    再观其气质,若,班姬续史之姿,谢庭咏雪之态。

    芊芊细作步,精妙世无双。

    若非亲眼所见,当真难以想象,这世间竟会有这般女子。

    秦天此刻已是愣在了原地,多年前脑海中的那个身影,和此刻面前这个女人的身影重合。

    一切都似乎没有变,他们似乎又回到了曾经,回到了那个,初冬太阳下相互依偎的时候。

    回到了,那间教室,回到了那个四季,回到了,一切刚刚好的时候。

    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

    时过经年,对于潘灵云,仅仅是六年时光而已,可对于秦天,已经是万载岁月了。

    哪怕是这千面无常的岁月,仍旧未曾让他忘记潘灵云。忘记那个初见面时,绚烂了他整个冬天的美丽女人。

    潘灵云此刻,已是满眼的泪花,朦胧一片了,身子都微微有些颤抖。

    “是……是你吗?”潘灵云有些不敢相信道。

    秦天缓缓的向着潘灵云走近,边走边轻声吟道,“”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下面平铺着皓影,上面流转着亮银。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这首诗,是当初,他们第一次看雪时,秦天吟诵给潘灵云听的。

    这一刻,百转千回,峰回路转,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的那一刻。

    潘灵云的眼泪终归是流了下来,而秦天也已是走近,轻轻抚着潘灵云的脸颊,为其拭去泪水。

    秦天柔声道,“不哭,不哭!”

    此刻的秦天,何等的柔情,若是让神界的那帮家伙看到,指不定得吓傻成啥样。

    向来对女人没有半点兴趣是天帝,竟然还会有这般柔情的时刻。

    杀伐果断,以铁血凶狠著称的天帝,竟然也会有这般动情的一刻。

    潘灵云却似乎不知道怎么想的,直接后退了一步,躲开了秦天的手,看来是生气了。

    也是,秦天不告而别,一消失便是六年,她要承受多少的委屈和痛苦,若心中没有怨气,倒才是奇怪了。